本站网址:www.xawxcz.net 简体繁体

创世记(第三十章)

【创三十1~2】拉结见自己没有给雅各生孩子,就嫉妒她姐姐,对雅各说,你给我孩子,不然我就死了。雅各向拉结生气,说,叫你不怀胎的是神,我岂能代替祂作主呢?

字义批注:

“嫉妒”,按原文含有“已到了人所能容忍的极限”之意。

“不然我就死了”,拉结后来果如其言因生产孩子而死(创三五16~19);信徒不可随便说话,因为每一句闲话都会影响我们在神面前的评价(参太十二36)。

“叫你不怀胎的是神”,雅各一向只凭自己的力量抓取福分,但此时也不得不承认,得着儿女的福分惟有来自神。

话中之光:

①.嫉妒是破坏人际关系最具危险性的毒素,它出于自私的动机──自己所没有的,别人就不该拥有。

②.生命是神的赏赐,不是来自人的能力(参创二九31)。神是生命的源头,生命握在神的手中;但有许多糊涂基督徒误认为他们的生命是得自属灵的伟人,因此过度地高举、倚赖所敬仰的人。

③.信徒应当羡慕生养属灵的后代,带领多人得救,但动机必须纯洁,而不可为着与人争竞;信徒应当尽力传扬福音,生养福音的儿子,但也要体认:叫人生育(得救)的是神,叫人不生育(不得救)也是神,我们要单单仰望祂。

④.世界上没有一个人能代替神作我们的主,可惜在许多信徒的心目中,却有许多的神,许多的主(林前八5)。

 

【创三十3~8】拉结说,有我的使女辟拉在这里,你可以与她同房,使她生子抱在我膝上,我便因她也得孩子。拉结就把她的使女辟拉给丈夫为妻,雅各便与她同房。辟拉就怀孕,给雅各生了一个儿子。拉结说,神伸了我的冤,也听了我的声音,赐我一个儿子,因此给他起名叫但。拉结的使女辟拉又怀孕,给雅各生了第二个儿子。拉结说,我在与神的角力中,与我姐姐角力,并且得了胜,于是给孩子起名叫拿弗他利。

字义批注:

“使她生子抱在我膝上”,这是反映当时的一种风俗,母亲把刚生下来的婴儿放在父亲的膝上,表明那婴孩是合法的后代。“在我膝下”意即“视同己出”。另则,拉结替辟拉所生的孩子取名,表明算那孩子是自己的儿子。

“把她的使女辟拉给丈夫为妻”,拉结见自己没有给雅各生孩子,就仿效撒拉(创十六2),把女仆辟拉嫁给雅各为妾;在古时中东一带的地方习俗,也和中国的古代一样,如果主母不育,便收婢女为妾,生子传宗接代。

“得孩子”,意,被建立;“但”,意,伸冤;“拿弗他利”,意,我的角力,或我的争斗。

“神的角力”,或,用大能角力。在希伯来文中,本节“大能的”这词是用在神身上的。因此,这词亦可译为“神的争斗”。这不是说拉结和利亚相争,乃是说她多次到神面前去,“神阿,祢必须伸冤并表白。祢给了我姐姐利亚四个儿子,但祢一个也没有给我。”她这样用“神的争斗”来争斗。换句话说,她是在神面前争斗,并且,在辟拉生了拿弗他利之后,她以为已经得胜,赢得了争讼。然而,但和拿弗他利不是她生的,乃是她的使女生的。

话中之光:

①.召会的“被建立”,乃是属于生命的事(得孩子),惟有在爱里培育生命,才能建造正常的召会(参弗四16)。

②.我们传福音得人的动机,不该是为了跟人相争较胜(参腓一15),而该是为了与人分享生命中的喜乐。

③.督徒只应与自己(肉体)相争,不应与人(特别是弟兄)相争。

 

【创三十14~16】收割麦子的时候,流便出去,在田里寻见风茄,就拿来给他母亲利亚。拉结对利亚说,请你把你儿子的风茄给我一些。利亚说,你夺了我的丈夫还算小事么?你又要夺我儿子的风茄?拉结说,那么,为了交换你儿子的风茄,今夜他可以与你同寝。到了晚上,雅各从田里回来,利亚出来迎接他,说,你要与我同寝,因为我实在是用我儿子的风茄把你雇下了。那一夜,雅各就与她同寝。

字义批注:

“风茄”,为生于巴勒斯坦地的植物(参歌七13),其根茎形似人体下部。当地人迷信食其果后会催情,容易怀孕,故有“爱情果”之称。在希伯来语中,意为“爱的植物”。在属灵上,也表征爱情的果子。

“请你把你儿子的风茄给我一些”,拉结相信那些风茄可以帮助她生孩子,所以宁可让出与丈夫同寝的机会,也要得到那些风茄。但是结果,那些风茄并未帮助她生育,反倒因此让利亚多生了一个孩子(创三十17)。

“用我儿子的风茄把你雇下了”,指利亚使用风茄作租金或代价,从拉结换取与雅各同寝的权利。

话中之光:

①.这是一夫多妻的家庭,在两姐妹中所发生的一件丑闻。人自从违背了造物主所命定一夫一妻的婚姻后,便陷于如此败坏的境况之中。但结果,那些风茄并未帮助拉结生育,利亚舍弃风茄,反而得了一个儿子。本来,这个家庭中用交易来换取原不可交易的事,这项买卖是个辛辣的提醒:在患难中常向神求助,却不全心全意,岂不知神在这些事上是主宰的吗?

②.凡不能等候神并让神作工的人,他们只会伸出自己的手去得着以实玛利(参创二十一5-6);凡要得着以撒的,就必须等候神的时候。在那个时候以前,你凭着自己所作的一切,是没有属灵价值的,或有害处的。

③.在属灵的工作上,并不是我们作多少的问题,乃是我们得着主多少的问题。

 

【创三十17~21】神垂听了利亚,她就怀孕,给雅各生了第五个儿子。利亚说,神给了我工价,因为我把使女给了我丈夫,于是给孩子起名叫以萨迦。利亚又怀孕,给雅各生了第六个儿子。利亚说,神赐我厚礼;这次我丈夫必与我同住,因为我给他生了六个儿子,于是给孩子起名叫西布伦。后来又生了一个女儿,给她起名叫底拿。

字义批注:

“以萨迦”,意,工价;“以萨迦”和“雇下了”原文谐音。这个名字暗示:1、这孩子乃是用风茄所换来的报酬;2、这笔交易是值得的。

“西布伦”,意,尊重,高举,或被高举的住处。“西布伦”和“赐我厚赏”原文谐音。

“底拿”与“但”(创三十6)同出一个字源。雅各可能不只生一个“女儿”(参创三七35;四十六7原文均为复数),这里仅提到底拿的名字,因她与第三十四章的记载有关。

话中之光:

①.人要生育属灵的生命(结福音的果子),便需出代价,而最有价值的代价,便是在神面前花时间祷告。

②.儿女乃是耶和华所给的赏赐(诗一百二十七3);信徒能生育属灵的后代,是神厚厚的赏赐,也是与主同住的结果,因为离了祂,我们就不能作什么(约十五5)。

 

【创三十22~24】神记念拉结,垂听了她,使她能生育。拉结怀孕生子,说,神除去了我的羞辱,就给他起名叫约瑟,说,愿耶和华再给我增添一个儿子。

字义批注:

“垂听了她”,暗示拉结最后放弃了她自己的手段,转而向神祈求。

“除去了我的羞辱”,古时中东一带的人认为妇女婚后不育是不蒙神喜悦的证据,故引为莫大的耻辱(参路一25)。

“约瑟”,意,增添。在神主宰的手下,拉结不生育,一直过了八年,没有生孩子。然后神给她一个儿子,她给他起名叫约瑟。这名字指明拉结要神给她再增添一个儿子。

“再给我增添一个儿子”,六年后便雅悯出生,她的愿望得了成就(创三五16~20)。

话中之光:

①.神顾念拉结,她靠风茄所得不到的,靠祷告得着了。神顾念那些真正属于祂的人,乐于垂听他们的祷告。

②.在人所不能的,在神凡事都能(太十九26)。只有当人存着信心向神祈求时,神才会应允去作那只有祂才能作的事。

③.人不能生育是最大的羞耻;信徒若从来没有领人归主,要引以为耻。惟有神能除去我们的羞耻,所以我们应当专心依靠神。

④.我们永远不要满意于现状,要求主将得救的人,天天加给我们(徒二47)。

 

【创三十25~26】拉结生约瑟之后,雅各对拉班说,请打发我走,叫我回到我本乡本地去。请你把我服事你所得的妻子和儿女给我,让我走;我怎样服事你,你都知道。

字义批注:

“本乡本土”,指迦南地。注意:雅各不再像亚伯拉罕那样以哈兰其本乡本土了(参创二四4)。

“把我服事你所得的妻子和儿女给我”,按照古时中东人的习俗,自愿投身作奴仆的,其妻子儿女仍属主人所拥有(参出二一4~6)。雅各此时并无任何财物或牲畜,至于他的妻子儿女们,若是拉班不同意,则有可能会被收回去,所以雅各只能低头请求。

话中之光:

①.信徒不单要自己享受基督,并且要带领妻子儿女全家到迦南地(基督),一同享受主。

②.我们不单要自己事奉主,也要带领全家都来事奉主。

 

【创三十27~30】拉班对他说,我若在你眼前蒙恩,请你仍与我同住,因为我已算定,耶和华赐福与我,是因你的缘故;又说,请你指明你的工价,我就你。我未来之前,你所有的很少,现今却发达增多,耶和华随我的脚步赐福与你。如今,我什么时候也为自己的家作些事呢?

字义批注:

“请你仍与我同住”,有时候,人盼望与对方相处,不一定是因为喜欢他,有时是想利用他。

“耶和华赐福与我”,人的嘴巴可以承认神的名和祂的作为,但他的心不一定真的爱祂、尊敬祂。许多时候,人口口声声“耶和华这样,耶和华那样”,但他们并不是真的那么属灵,只不过想利用神为自己取得好处。

“我已算定”,原文意思是“我已经从观兆知道了”,或“我已经卜算出”。拉班不想让雅各离去,因为害怕他一走,神就不再赐福给自己。拉班在此虽然认耶和华是雅各的神,但他自己却仍未脱离拜偶像的事(参创三一19、32)。

“请你指明你的工价”,拉班想继续利用雅各来获取利益。

“耶和华随我的脚步赐福与你”,雅各承认自己是神祝福的管道。

话中之光:

①.雅各受管教的日子还没有满足,还得服在拉班的手下,早一天走都不行。神的管教,总是非达目的决不休止的。

②.没有一个基督徒的遭遇是偶然的;基督徒所有的遭遇,都是神所安排的,是为着造就并成全我们。

③.拉班舍不得让雅各走,是因为他爱财富过于爱他自己的女儿和外孙;钱财常会破坏骨肉亲情。

④.我们不要小看自己,因为我们活在世上,可以为别人带来祝福。神因着我们基督徒的缘故,也常常赐福给我们身边周围的人。

 

【创三十31~34】拉班说,我当给你什么?雅各说,你什么也不必给我;只要你为我作这一件事,我便仍旧牧放看守你的羊群。今天我要走遍你的羊群,把其中凡有点的、有斑的,就是绵羊中黑色的,并山羊中有斑的、有点的,都挑出来;将来这一等的就算是我的工价。以后你来查看我的工价,凡在我手里的山羊不是有点有斑的,绵羊不是黑色的,那就算是我偷的;这样便可证出我的公义。拉班说,好阿,就照着你的话行罢。

字义批注:

“把其中凡有点的...都挑出来”,在正常情形下,中东地区的绵羊通常是纯白色,山羊是纯黑色(或纯棕色),纯黑的绵羊和有斑点的绵、山羊均为数极少。雅各的意思是先把那些少数的纯黑色绵羊,和有斑点的绵羊、山羊,都挑出来另放一处,免得混杂;将来从纯白色的绵羊和纯黑色的山羊中,若生了纯黑色的绵羊和有斑点的绵、山羊,那些才算是他的工价。按人的常理推论,这种概率很低。

“那就算是我偷的”,雅各的意思是说,将来他要离开的时候,若在属于他自己的羊群里面发现纯白色的绵羊和纯黑色的山羊,那便是他从拉班偷来的。这样,他这个人是否公义,一眼就可以认出来。

“好阿”,诡诈的拉班认为有利可图,所以非常乐于采纳雅各的建议;拉班自以为得意,结果却叫他空欢喜一场(参创三十42)。凡不顾念别人的,必要吃到苦果。

 

【创三十40~43】羊对着枝子交配,就生下有纹的、有点的、有斑的来。雅各把羊羔分出来,使拉班的羊与这有纹和黑色的羊相对,把自己的羊另放一处,不叫他的羊和拉班的羊混杂。当羊群中肥壮的交配的时候,雅各就把枝子插在水槽里,正在羊群的眼前,使羊对着枝子交配。只是在羊群瘦弱的时候,就不插枝子。这样,瘦弱的就归拉班,肥壮的就归雅各。于是雅各极其发达,得了许多的羊群、仆人、婢女、骆驼和驴。

文意注解:

当有斑点和黑色的绵羊羔生下来,雅各立刻把它们与母羊分隔,等它们成熟后,使它们与拉班那些纯色的羊相对(交配),让那些纯色的羊同样生下有斑点和杂色的羊群。就这样,雅各建立起自己的羊群,且不使之与拉班的羊群混在一起。拉班一再地欺诈,结果“白费心思”(拉班的字义是“白”),并未使他自己致富,反叫雅各极其发大。雅各的发大,从表面上看,是出于他的精明干练,其实乃出于神恩典的赐予。

「凡署名原创文章,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」

锡安文学创作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