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网址:www.xawxcz.net 简体繁体

创世记(第三十四章)

【创三四1】利亚给雅各所生的女儿底拿出去,要见那地的女子们。

字义批注:

“底拿”,根据推算,底拿此时大约十四、五岁(参创三十21)。

“出去”,这词有负面消极的含义,暗示她离开父母的保护和管教。

“要见那地的女子们”,意即她出去探望在当地所结交的女子们,可见她这样作,已经不是第一次了。

话中之光:

①.雅各家即以色列家(创三四7),它预表蒙救赎者的家,亦即召会;“女儿”,预表灵性比较软弱的信徒(参彼前二7);“出去”,预表离开召会,堕落到世界里面去;“见那地的女子们”,预表与世俗为友(雅四4)。

②.雅各逗留在示剑,乃是在灵程上的一个停顿,它对己、对人均无益处,尤其是让子女遭受不良的影响,比对他自己的害处更大。

③.底拿由于一时不谨慎的行动,结果招来令她终身遗憾的事故(创三四2)。人若不愿意被火烧,就必须远离火。年轻的女子应该在父兄的监督之下过谨慎的生活。基督徒姊妹们要谨守贞洁,免得神的道理被毁谤(多二5)。

④.今天有许多青年男女,为了好奇心,想看世上的女子们而轻易出去走动,结果自己被污辱,成为世俗的俘虏;年轻信徒被世人的服装、娱乐、思想、生活等事物诱惑,单独出去闯荡世界,其结局相当危险。底拿是因想要“见”识一下世界而遭害,圣徒应该拒绝“眼目的情欲”,因为它是导致我们犯罪堕落的主要因素(参创三6)。

 

【创三四2】那地的族长希未人哈抹的儿子示剑看见她,就拉住她,与她同寝,玷辱了她。

字义批注:

“希未人”,是挪亚的孙儿迦南的后代(参创十17),散住在迦南地(参出三8)。

“看见她,就拉住她,与她同寝,玷辱了她”,这是古代地方上权贵之子欺侮寄居者的一幅写照;“看见她”表示这是眼目所引发的情欲,“拉住她”指用武力抓住她,“与她同寝”原文指强迫她同寝,“玷辱她”指侵犯她,亦即不合法的性行为。

话中之光:

①.“那地的族长”,预表这世界的王,就是撒但;“示剑”,预表魔鬼的手下;“拉住她”,预表利用各种人、事、物来吸引信徒;“与她同寝”,预表叫信徒与世界联合;“玷辱了她”,预表贪爱世界的信徒不但羞辱自己,甚且羞辱主名。

②.信徒一离开了该守的本位(召会),就会落在仇敌的手中,以致羞辱主的名;底拿想出去“见”识世界,不料却被恶人“看见”了。眼目的情欲,是和肉体的情欲相关连的(参约壹二16)。

③.仇敌魔鬼如同吼叫的狮子,遍地游行,寻找可吞吃的人(彼前五8),因此,信徒应当小心谨慎,不要轻易出去被魔鬼“看见”;魔鬼常利用我们所爱的人、金钱、地位、学问等等来笼络我们,最终要叫我们与世界联合。

 

【创三四3~4】示剑的心系恋雅各的女儿底拿,爱这少女,甜言蜜语地安慰她。示剑对他父亲哈抹说,求你为我聘这女孩子为妻。

字义批注:

“示剑的心系恋”,指不愿分开,巴望能一直在一起;事实上,示剑不曾放回底拿,而把她扣留在他的家里(参创三四26)。在预表上,指撒但想要得着神的儿女(参路二二31)。

“甜言蜜语地安慰她”,原文是“他向她的心说话”,预表撒但用各种诡计甜言蜜语来欺骗我们。

“这女子”,这个称呼在原文缺少尊重和礼貌的成分。

话中之光:

①.男女间真实的情爱,绝非肉欲之爱,而是互相敬重,彼此关心,愿意为对方克制自己。

②.甜言蜜语用于事后,而非事前忍耐的喜爱,这是企图美化罪恶,但结果反而使它显得丑陋。

③.背道之人最会用花言巧语,诱惑那些老实人的心(罗十六18)。然而,许多信徒竟会糊涂到一个地步,将魔鬼的花言巧语视作甚大的安慰!

 

【创三四5】雅各听见示剑玷污了他的女儿底拿;那时他的儿子们正和群畜在田野,雅各就不作声,等他们回来。

字义批注:

“示剑玷污了他的女儿底拿”,雅各的女儿受玷污,是一件极其严重的事。这件不寻常且特殊的事件,必定是出于神。底拿出去,要见那地的女子们(创三四1)。她若不出去,绝不会受玷污。因着出去见那地的女子们,她遇到难处,发生了这不幸的事件。你以为这是意外事件吗?雅各和他的家人也许这样想,但在神眼中却不然;这事是在祂主宰的手下发生的。这不是说神要雅各的女儿受玷污,乃是说这不幸的事件在神主宰的手下发生,以成全神所拣选的雅各。

“雅各就不作声”,雅各对女儿遭受污辱并没有强烈的反应,若非因他畏惧对方的权势,便是因他有重男轻女的观念,且因底拿是利亚所生(参创三二21),对她的关爱不及拉结所生的儿女。

话中之光:

①.雅各在示剑所有的虽然很好,但他还需要环境中的对付(创三四1~31),因为他还未回到伯特利。雅各在示剑必定十分快乐满足。示剑的意思是“肩膀”,表征力量。亚伯拉罕到示剑后,就得着加强。雅各的经历必定也是一样。雅各甚至在那里买了一块地,在其上支搭帐棚(创三三19)。他的确得了加强,在那里过着蒙神呼召者的生活。然而,出于神主宰的手,雅各仍需要环境中的对付;神要在环境中对雅各说话,叫雅各上伯特利去。

②.今天的原则也是一样。神对雅各有一个目的,而祂对我们每一个蒙召的人必然也有一个目的。神对雅各的目的,不是要雅各跟随他先祖的脚踪,搭棚、筑坛、得着加强、并且定居。这些没有一样是神目的的达成。简单地说,神的目的是要在地上得着一个家,在这地上建造伯特利。示剑对于雅各很好,但绝不能满足神的愿望。所以当雅各定居、满足并快乐的时候,这不幸的事件临到了他。

③.召会中发生重大事故时,那些灵命成熟的信徒“就不作声”,反而等待灵命尚幼稚的人来出主意,则必然会使得事态愈过愈严重。敬虔的信徒固然应当遇事“就不作声”,不随便说话,但必须是为了回到里面来与神交通,仰望神的引导,而不是为了怕惹火烧身。

 

【创三四7】雅各的儿子们听见这事,就从田野回来,人人悲愤,极其恼怒;因为示剑在以色列家作了愚妄的事,与雅各的女儿同寝,这本是不该作的事。

字义批注:

“以色列家”,这个用语显示这家族清楚知道他们与整城的人不同,或许此处已可见召会与世界分野的雏形。当摩西写《创世记》这本书时,雅各的后裔已经被称为“以色列人”。

话中之光:

①.信徒必须对自己的身份有深切的了解,许多世界所许可的事,在召会里面却是不该作的。

②.信徒若是从外面回到灵里来(从田野回来),就能认识到许多在召会中所发生的事,本是绝对不容许发生的,都是魔鬼所作的。

③.我们应该为着召会中许多不该有的情形,心里焦急,如同火烧(约二17)。

 

【创三四8~12】哈抹和他们商议说,我儿子示剑的心恋慕你们的女儿,求你们将她给我的儿子为妻。你们与我们彼此结亲,你们可以把女儿嫁给我们,也可以娶我们的女儿。你们与我们同住罢。这地都在你们面前,只管住下来,在这里作买卖,置产业。示剑对少女的父亲和弟兄们说,但愿我在你们眼前蒙恩,你们向我要什么,我必给你们。任凭向我要多重的聘金和礼物,我必照你们向我所说的给你们;只要把少女给我为妻。

字义批注:

“只管住下来...”,这是邀请长居,不再作寄居者;这是许多寄居的人所求之不得的事。

话中之光:

①.这世界的王不仅玷污我们,还想完全得着我们,霸占我们,叫我们与它联合,使召会变质而世俗化。

②.信徒在世上是客旅,是寄居的(来十一13),千万不可把世界当作一个长存的家业(来十34下)去经营、建造。

③.魔鬼利用地位和财富来诱惑我们,要我们与世界妥协。世界的门向着我们大大地敞开,魔鬼一心只想得着我们,它甚至愿意把万国和万国的荣华都给我们(参太四8~9)。

④.我们和不信的原不相配,不要同负一轭(林后六14)。

 

【创三四13~17】雅各的儿子们因为示剑玷污了他们的姊妹底拿,就用诡诈的话回答示剑和他父亲哈抹,对他们说,我们不能作这事,把我们的姊妹给没有受割礼的人为妻,因为那是我们的羞辱。惟有一件事你们必须作,我们才可以应允:若你们所有的男丁都受割礼,和我们一样,我们就把女儿嫁给你们,也娶你们的女儿;我们便与你们同住,成为一样的人民。倘若你们不听我们,不受割礼,我们就带着我们的姊妹走了。

字义批注:

“用诡诈的话”,这是雅各的儿子们的诡诈,而不是雅各的诡诈。雅各一生诡诈,但在雅博渡口与神摔跤后已经改变了。可是,他的儿子们早年从雅各学习,便自然地在此流露了。雅各的儿子们仿照他们父亲诡诈的办法,设计报复。

“惟有一件事你们必须作”,以色列人受割礼始于亚伯拉罕,当时亚伯拉罕家中所有男丁,包括男孩在出生后第八天,都须行割礼,作为神与他们立约的记号(参创十七9~10),象征他们蒙神的拣选,成为神的子民。

话中之光:

①.雅各的儿女们耳濡目染,竟至效法他诡诈的行为。人种的是什么,收取的也是什么,我们所信的主,是千万轻慢不得的。

②.年轻人碰到事情,第一要先求问神,其次应当向年长的人请教,而不宜擅自出主意。

③.许多神的儿女们不传神大能的福音,却单单叫人去遵守一些道理规条,这就像雅各的儿子们要别人受割礼一样。以神圣的记号(割礼)作为欺骗的工具,乃是欺骗神的行为,甚至可以说是在嫁祸给神。惟有坏了心术的人,才会以敬虔为得利的门路(提前六5)。

④.外面作犹太人的,不是真犹太人;外面肉身的割礼,也不是真割礼(罗二28)。我们不可凭外表的作法,来判定是否“一样的民”。

 

【创三四18~19】哈抹和他的儿子示剑认为这话甚好。那少年人作这事并不迟延,因为他喜爱雅各的女儿;他在他父亲家中也是人最尊重的。

字义批注:

“这话甚好”,指所有的男丁都受割礼。雅各的儿子们用诡诈的话回答示剑,而示剑父子又打着自己的小算盘,可谓各怀鬼胎。

话中之光:

①.今天有许多基督徒只传社会福音,因为它广受人们的欢迎(这话甚好),但因它不是叫人悔改认罪的生命之道,所以对人没有益处。

②.越是世人最尊重的,越要小心免得上当。然而,世界的人所“尊重”的,不一定是因他的品格高尚。人何等容易单凭外表和地位而偏心待人(参雅二14)。

 

【创三四20~23】哈抹和他儿子示剑到本城的门口,对本城的人说,这些人与我们和睦相处,不如让他们在这地居住,作买卖;这地也宽阔,足可容纳他们。我们可以娶他们的女儿为妻,也可以把我们的女儿嫁给他们。惟有一件事我们必须作,他们才应允和我们同住,成为一样的人民,就是我们中间所有的男丁都受割礼,和他们一样。他们的群畜、财物、和一切的牲口岂不都归我们么?只要依从他们,他们就与我们同住。

字义批注:

“到本城的门口”,古时城门口是一个公众聚集的地方,人们常在那里处理财产买卖和诉讼案件等(参创二三10;撒下十五2)。

“不如让他们在这地居住”,属灵意义上,指答应神的子民在世界扎根久居与世界永久联合。

“岂不都归我们吗”,示剑原来只是动机单纯的求婚,现在竟变成了并吞雅各家产的企图。

话中之光:

①.就近主的人,心中必须单纯、清洁,如果贪念满心,便与拜偶像无异(参弗五5),其钱财、物质必和生命一起灭没。

②.世界的真面貌,完全是骗局,先答应给人最好的待遇,叫人花费一生体力、时间、精力,把一切都耗尽了,末了所得着全归还给世界。正如有一个法国华侨,把一生光阴花费在法国作生意。末了死了,没有儿子也没有妻子,全部财产法国政府没收。

 

【创三四24~26】凡从城门出入的人,就都听从哈抹和他儿子示剑的话;于是凡从城门出入的男丁,都受了割礼。到第三天,众人正在疼痛的时候,雅各的两个儿子,就是底拿的哥哥西缅和利未,各拿刀剑,趁着众人想不到的时候,来到城中,把一切男丁都杀了;又用刀杀了哈抹和他儿子示剑,把底拿从示剑家里带出来走了。

字义批注:

“到第三天”,行割礼后第三天,乃是伤口最痛楚、全身最无力气的时候。西缅和利未是在凭血气的力量,来除掉耻辱。

“把底拿从示剑家里带出来”,可见示剑强留底拿。

话中之光:

①.对于作恶的人施以报复,似乎是一件令人心快的事,实则他们的行动是可鄙的,因为他们的行动包含着背信和毁约。

②.神从不以暴行表白善义。人没有权利为着公义的理由行作不义。我们永远不能作恶以达善,我们也不可用邪恶的方法,刑罚邪恶的人。

③.信徒千万不该以血气之勇而挥暴逆之剑。即使是好的目的,并不能把手段正当化;不好的手段,本身就是罪恶。

④.刀是杀人伤命的东西,福音却是神救人的大能;传福音者必须是和平、良善、谦卑、慈爱,否则一味挥刀舞剑(参太二六51~52),决不能彰显神的爱。

 

【创三四27~30】雅各的儿子们因为他们的姊妹受了玷污,就来到被杀的人那里,掳掠那城,夺了他们的羊群、牛群和驴,并城里田间所有的;又把他们的一切财产、小孩、妇女,并房屋中所有的,都掳掠去了。雅各对西缅和利未说,你们1连累我,使我在这地的居民中,就是在迦南人和比利洗人中,有了臭名。我的人丁既然稀少,他们必聚集来攻击我,我和全家的人都必灭绝。

字义批注:

“掳掠那城...”,雅各的儿子们不但犯了谋杀罪,并且又成了强盗,残忍加上贪婪,罪加一等。

“他们必聚集来击杀我”,后来果然此事在四周城邑曾引起公愤,企图追杀雅各家的人,幸蒙神保守(参创三五5)。

话中之光:

①.罪恶会生儿子;如不消弭罪恶于起头,就会越演越烈。

②.西缅和利未狂热的报复,与雅各优柔寡断的惊慌,都不是真正公义的表现。这也许是人类面对邪恶时所一直持有的两种极端反应。

③.雅各此时心中所思念的,乃是在示剑人中间的危险,而没有想到他在神手中的安稳(参创二八14~15)。

④.许多信徒常因自己的不信,而深陷于痛苦和困难之中。他们不但没有看见自己的错,反而将眼目注视于环境,并以环境为埋怨的对象。

⑤.许多作父母的基督徒,只知怪责他们儿女的粗暴、不听教、爱世界,偶而也怪责世界,却不知怪责自己没有给儿女立下好的榜样。

⑥.在本章描述关于雅各所面临的处境:他的女儿受了玷污,他的儿子们欺骗了人,杀了他们,掳掠了他们的城。这是蒙神呼召之人的家吗?是作神在地上惟一见证之人的家吗?这一切为什么临到雅各?底拿、十一个儿子、并所有被杀的人都是牺牲品,为着成全一个人-雅各。也许你信不来,主会为着你的缘故牺牲很多人。但牺牲很多人来成全一个人,乃是一件大事。在创世记三十四章,这一位乃是惟一的人,使神永远的目的在他身上,凭着他,并藉着他得以达成。底拿、十一个儿子、和示剑城所有的人也许可以免受灾祸,但如果雅各这惟一的人受了破坏,神永远的目的将如何呢?主常常会为着成全你而牺牲别人。你如果有眼光,就会看见甚至今天主还在牺牲很多人,为着使你得成全。示剑、哈抹、他们同族的人,甚至底拿和雅各的十一个儿子,都为雅各的缘故牺牲了。本章所记的每件事都是为了成全雅各。

「凡署名原创文章,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」

锡安文学创作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