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网址:www.xawxcz.net 简体繁体

创世记(第四十一章)

【创四一1~4】过了整整两年,法老作了一个梦,见自己站在河边,有七只母牛从河里上来,又美好又肥壮,在芦苇中吃草。随后又有七只母牛从河里上来,又丑陋又干瘦,站在河岸上那七只母牛的旁边。这些又丑陋又干瘦的母牛,吃尽了那七只又美好又肥壮的母牛;法老就醒了。

字义批注:

“过了整整两年”,正如旧约的祭司和主耶稣,约瑟必须等到他三十岁时,才能完全就任尽职(创四一46;民四3;路三23)。当约瑟被监禁时,他乃是为着登宝座而受试炼、试验和训练。

“七只母牛”,预表七年(参创四一26节);“七只又美好又肥壮的母牛”,预表七个大丰年(参创四一29)。“七”在圣经里代表暂时的完全;我们或丰富或缺乏,都是暂时的,所以最重要的,乃是要顾念那永远的事(参林后四17~18)。

“又丑陋又干瘦”,暗示由于干旱,缺乏草料,随后将有七个荒年(创四一30);“吃尽了那七只又美好又肥壮的母牛”,预表人们在荒年期间,吃尽了七个丰年时所积存的粮食(参四七13)。

话中之光:

①.酒政把约瑟忘记(创四十23),一眨眼就过了两年。这两年对约瑟来说,相当重要:使约瑟学习单单依靠神,而不再求人(参四十14);使约瑟从被关在监中的达官多学习治国之道(参创三九20);使约瑟达到三十岁能被神所用(参创四一46节;路三23)。神的试验往往不是短时间就过去的,所以我们在试炼中,需要忍耐着等候(参罗十二12)。

②.信徒从主得的生命越丰盛(参约十10),就越显出美好且刚强;灵命若是缺少享受,在神和人眼中,就显得丑陋难看。

③.丑陋、干瘦的吃尽了美好、肥壮的;信徒以前的属灵光景虽好,但一不小心,常会导致前功尽去,所以自己以为站得稳的,须要谨慎,免得跌倒(林前十12)。

④.牛不吃草,反而吞吃同类的牛;信徒若相咬相吞,只怕要彼此消灭了(加五15)。

 

【创四一5~8】他又睡着,第二次作梦,见一棵麦子长了七个穗子,又肥大又佳美, 随后又长了七个穗子,又细弱,又被东风吹焦了。 这些细弱的穗子,吞下了那七个又肥大又饱满的穗子;法老醒了,原来是个梦。 到了早晨,法老灵里不安,就差人召了埃及所有的术士和智慧人来;法老把所作的梦告诉他们,却没有人能给法老讲解。

字义批注:

“七个穗子”,预表七年(创四一26);“七个又肥大又佳美的穗子”,预表七个大丰年(创四一29)。

“七个又细弱又被东风吹焦的穗子”,预表七个荒年(创四一30)。

“埃及所有的术士和智慧人”,术士指那些专门研究有关秘术、巫术礼仪典籍的人;“智慧人”,指星象学家(参太二1)。他们被埃及人视为解梦专家。

 “法老就把所作的梦告诉他们”,按原文,法老所作的“梦”是单数,暗示这两个梦实际乃是一个(创四一25)。

话中之光:

①.人天然的头脑,属世的智慧,不能领会神深奥的事(参林前二11、14)。

②.因为除了在人里面人的灵,在人中间有谁知道人的事?照样,除了神的灵,也没有人知道神的事(林前二11)。

③.然而属魂的人不领受神的灵的事,因他以这些事为愚拙,并且他不能明白,因为这些事是凭灵看透的(林前二14)。

 

【创四一9~13】那时司酒长对法老说,我今日想起我的罪来。从前法老恼怒臣仆,把我和司膳长拘禁在护卫长府内。我们二人同夜各作了一个梦,各梦都有讲解。在那里同着我们有一个希伯来的少年人,是护卫长的仆人,我们将梦告诉他,他就给我们讲解,是按着各人的梦讲解的。后来正如他给我们讲解的成就了;法老使我官复原职,却把司膳长挂了起来。

字义批注:

“想起我的罪来”,酒政提及自己的罪,不是指他忘记约瑟的托付(参四十23),而是指他以前得罪法老的事(参四十1~2)。他不仅得罪法老,更亏欠约瑟,约瑟替他解梦竟忘了他。

“有一个希伯来的少年人”,酒政替约瑟作见证。

话中之光:

①.我们待人不可忘恩,不仅要时常向神献上感恩和赞美,而且要尽量做到不亏欠人。

②.我们传福音撒种,即使当时看不出果效,但因后来人想起我们生活的美好见证,就能藉此荣耀神。

 

【创四一14~16】于是法老差人去召约瑟,他们便急忙带他出牢,他就剃头刮脸,换衣裳,进到法老面前。法老对约瑟说,我作了一个梦,没有人能解;我听见人说,你听了梦就能解。约瑟回答法老说,这不在于我,神必将平安的话回答法老。

字义批注:

“出牢”,约瑟从牢坑中获释,预表基督是从死的囚牢中复活的那一位(徒二24)。

“这不在于我”,表示解梦的能力乃出于神。此时约瑟虽尚未知梦境,却已得了神的启示,胸有成竹。

话中之光:

①.神真正的仆人,必须承认自己一无所有,而将荣耀归于神。神才是惟一的启示者、赐予者和赐福者。

②.那些从神得着大恩赐的人,如果以谦卑为怀,不肯篡夺神该得的赞美,神必会给予更大的恩赐。

 

【创四一25~32】约瑟对法老说,法老的梦乃是一个;神已将祂要作的事指示法老了。七只好母牛是七年,七个好穗子也是七年;这梦乃是一个。那随后上来的七只又干瘦又丑陋的母牛是七年,那七个中空、被东风吹焦的穗子也是七年,都是七个荒年。这就是我对法老所说,神已将祂要作的事显明给法老了。埃及遍地必来七个大丰年;随后又来七个荒年,甚至埃及地都忘了先前的丰收,这地必被饥荒所耗尽。因那后来的饥荒极重,这地便不觉得先前的丰收了。至于法老两次重复作梦,是因这事乃神所命定,而且神必速速成就。

字义批注:

“法老的梦乃是一个”,这是解此梦的关键所在。神重复的启示,是在强调事情的确定性和急迫性(参创三七5~9;来六17~18),目的是要唤起人的行动,而不是要人颓废。

“神已将祂要作的事指示法老了”,其中含有三个意思:1、要使法老知道神管理万有;2、要拯救多人脱离饥荒的苦;3、要应验神向亚伯拉罕所应许的话(参十五13)。神已将祂要作的事显明给法老,其实是要法老准备好,以承担拯救神选民的任务。

“七个荒年”,埃及地因为尼罗河每年会定期泛滥,故很少有长期的饥荒。

话中之光:

①.神预先告知荒年的来临,乃是为着积储粮食,使神的选民得以存活(参四十二2);神凡事都为我们筹算和安排。

②.人在丰富之时,须为可能面临缺乏预作准备。主叫我们不要为生活忧虑(太六31),但并非叫我们得过且过(参太二五26~27)。

 

【创四一33~36】所以法老当拣选一个精明、智慧的人,派他治理埃及地。法老当这样行:派官员管理这地,在七个丰年的时候,征收埃及地出产的五分之一;叫他们把将来好年一切的粮食聚敛起来,积蓄谷物,收存在各城里作粮食,归于法老的手下。所储存的粮食,可以防备埃及地将有的七个荒年,免得这地被饥荒所灭。

话中之光:

①.神藉预言预先指明未来所要发生的事,目的乃在警告人,要人悔改或防范于未然。

②.服事主固然必须忠心,但“精明”(参太二四45)和“智慧”(参太二五4)也是不可缺少。

③.人若不懂得如何处丰富,也必不懂得如何处缺乏(参腓四12)。在正常的时候“管理”得好,乃是在异常的时候应付危机的先决条件和根基。

④.信徒在属灵生命中的丰年,应当丰丰富富地把神的话存在心里(西三16),以备荒年之需。丰年的剩余,可补荒年的不足;神的恩典虽是绰绰有余,但我们仍应好好收存剩下的零碎,不可糟蹋(参约六12~13)。

 

【创四一37~40】法老和他的众臣仆,都以这话为美。法老对臣仆说,像这样的人,有神的灵在他里面,我们岂能找得着呢?法老对约瑟说,神既将这事都指示你,可见没有人像你这样精明、智慧。你必掌管我的家,我的民都必照你的话受管理;惟独在宝座上我比你大。

字义批注:

“都以这话为美”,可见法老与他的臣仆,均未怀疑约瑟解梦的真实性,承认法老所作的梦是由神而来的警告。不但如此,他们也赞同约瑟的建议,应实时采取因应之道。

“有神的灵在他里面”,法老的意思是说,若非受神灵的感动,根本没有人能作出如此的解梦和建议。

“掌管我的家”,“家”原意为“房子”,即指皇宫,是执政的中枢所在,故本句可延伸而指掌管全埃及国。约瑟从牢坑中获释的当日,登宝座成为埃及全地实际的统治者。同样的,基督从死里复活后,登宝座得着天上地上所有的权柄(太二八18;徒二36)。

话中之光:

①.除了神的灵,没有人知道神的事。我们既领受了从神来的灵,因此能知道神白白恩赐给我们的事(参林前二11~12)。

②.我们惟有借着那赐人智慧和启示的灵,才能真知道神(参弗一17)。

 

【创四一41~44】法老又对约瑟说,看哪,我派你治理埃及全地。法老就摘下手上打印的戒指,戴在约瑟的手上,给他穿上细麻衣,把金链戴在他的颈项上;又叫约瑟坐他的副车,喝道的在前呼叫说,跪下。这样,法老派他治理埃及全地。法老对约瑟说,我是法老,在埃及全地,若没有你的许可,人不得擅自办事。

字义批注:

“打印的戒指”,约瑟登宝座时,得着了荣耀并且领受恩赐,预表基督在祂的升天里得着荣耀(来二9),并领受恩赐(诗六八18;徒二33)。戒指、衣服和金链,描绘基督升上诸天时所领受的恩赐,祂已将这些恩赐传给召会。打印的戒指,表征圣灵在基督的信徒里面和身上作印记(徒二33;弗一13,四30;参路十五22)。衣服表征基督作我们客观的义,使我们在神面前得称义(林前一30;参诗四五9、13;路十五22),并且作我们活出来的主观的义,使我们够资格有份于羔羊的婚娶(诗四五14;启十九7~9)。金链表征赐给顺从之人圣灵的美丽,彰显于服从上(参徒五32)。戴链子的颈项表征已被征服并降服的意志,以服从神的命令(参歌一10;箴一8~9)。照着属灵经历的顺序,首先我们接受盖印的灵,使我们得着救恩;然后我们接受义袍,开始活基督(加二20;腓一20~21上)。为着活基督,我们的颈项必须戴上链子,我们的意志必须被圣灵征服。

 

【创四一45~46】法老赐名给约瑟,叫撒发那忒巴内亚,又将安城的祭司波提非拉的女儿亚西纳给他为妻。约瑟就出去巡行埃及地。约瑟开始侍立在埃及王法老面前的时候,年三十岁。他从法老面前出去,遍行埃及全地。

字义批注:

“撒发那忒巴内亚”,意,世人的搭救者,生命的供应者,或秘密的揭示者。首先,约瑟是秘密的揭示者(创四十9~19,四一17~32);然后,因为他供养百姓的生活(创四一47~57,四七12~24),所以他成了世人的搭救者(创四七25)。在这一点上,他也预表基督(太十三1~52;约六50~51;徒五31)。

“亚西纳给他为妻”,约瑟娶外邦的埃及人为妻,预表基督在祂被以色列人弃绝的时候,从外邦人中娶召会为妻(参太一1,子孙家谱中以撒娶外邦人利百加)。

话中之光:

①.从约瑟出监见法老时的年岁,再一次证明酒政把他忘了两年乃是出于神的安排;神作事有祂自己的时间表,所以我们必须服在神的手里,忍耐着等候神的时间。

②.我们的时候常是方便的,想到什么就作什么,但神作事有一定的时间,时间一到,神就伸手作事(参约二4,七6,八20)。

 

【创四一50~52】荒年未到以前,安城的祭司波提非拉的女儿亚西纳,给约瑟生了两个儿子。约瑟给长子起名叫玛拿西,因为他说,神使我忘了一切的困苦,和我父的全家。他给次子起名叫以法莲,因为他说,神使我在受苦之地繁衍。

字义批注:

“荒年未到以前”,意指这两个儿子都是在头七年内出生的。

“玛拿西”,意,使之忘了,忘记。“以法莲”,意,繁衍,或加倍繁衍。玛拿西,表明结束了约瑟颠沛的际遇;以法莲,表明约瑟新生活丰盛的开展。“神使我在受苦之地繁衍”,谁苦受得越多,谁的灵命就越丰盛。

话中之光:

①.我们今日虽然有苦难,但神将来要叫我们忘记所有的苦难(参罗八18)。

②.信徒要忘记背后,努力面前的,向着标竿直跑(腓三13~14);因为手扶着犁向后看的,不配进神的国(路九62)。

③.我们须先有玛拿西的经历,后才有以法莲的经历。

 

【创四一54~57】七个荒年就来了,正如约瑟所说的。各地都有饥荒,惟独埃及全地有粮食。等到埃及全地有了饥荒,众民就向法老哀求粮食。法老对所有的埃及人说,你们往约瑟那里去,凡他所说的,你们都要作。当时饥荒遍满地面,约瑟开了各处的粮仓,卖粮给埃及人;在埃及地的饥荒逐渐加重。全地的人都往埃及去,到约瑟那里买粮,因为全地的饥荒甚重。

字义批注:

“饥荒遍满地面”,食物维持人的生存,也带给人满足。全地都在饥荒之下,表征万民都在努力维持生存,而不得满足。只有在约瑟所在之处可以找着粮食(创四二5~6),按预表指明,真实的生命供应和满足,只能在基督所在之召会中找着。

话中之光:

①.“正如约瑟所说的”,在马可福音十四章十六节,门徒所遇见的,正如耶稣所说的。神的话从不落空(书二一45);祂口中所出的话,决不徒然返回(赛五五11)。

②.信徒如有需要,不要向人哀求,而要往主那里去,对祂的话信而顺服,就必得着满足(参约十五7)。

「凡署名原创文章,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」

锡安文学创作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