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网址:www.xawxcz.net 简体繁体

创世记(第四十四章)

【创四四1~2】约瑟吩咐家宰说,把粮食装满这些人的袋子,尽他们所能带的,又把各人的银子放在各人的袋口内;并将我的银杯,和那最年幼的买粮的银子,一同装在他的袋口内。家宰就照约瑟所说的话行了。

字义批注:

“尽他们所能带的”,和合本圣经这里译作“尽着他们的驴所能驮的”,但原文并无“驴”字。这话说出主对我们事奉的托付;我们所能摆上的越多,主的托付就越多(参太二五15)。

“银杯”,象征主所喝的杯(参太二十22,二六39),也就是十字架的苦难。

“那最年幼的”,指便雅悯。约瑟要藉藏银杯的事,试验他哥哥们的反应,是否关心幼弟便雅悯的安危。

话中之光:

①.主的供应总是绰绰有余,我们的度量(口袋)越大,祂就装得越多,因此应当求主扩充我们的度量。

②.神对我们的试验常是接二连三的,直至我们得着成全为止。

③.主耶稣所喝的杯,我们也要喝(参太二十23),但并非人人都喝;必须是主所爱的、被主选上的人,才得有份于喝主的杯。

④.便雅悯口袋里的杯,是约瑟给的;我们所有的遭遇,都是主所量给的。

 

【创四四3~5】早晨天一亮,就打发那些人带着驴走了。 他们出城走了不远,约瑟对家宰说,起来,追那些人去,追上了就对他们说,你们为什么以恶报善? 这不是我主人饮酒的杯么?岂不是他占卜用的么?你们这样行是作恶了。

字义批注:

“早晨天一亮”,由此可见,约瑟的家宰是在晚间,趁着他们在睡梦中的时候,偷偷地把银子和银杯放在口袋里,一大早就叫他们走,使他们没有机会查看自己的口袋。

“你们为什么以恶报善”,恶是指他们偷银杯;善是指约瑟释放西缅,并招待他们饮宴(参创四十三23、34)。

“岂不是他占卜用的么”,占卜的杯,是埃及人求神问卜的道具;约瑟可能只是藉以凸显那只杯的贵重性,因为偷窃宗教仪式所使用的对象,乃是极严重的罪。亦有解经家认为此句可译为:“他已经将它占卜出来了”,意即“他已经查出它的藏处了”。约瑟是敬畏神的人(参创四一16),必不行占卜;他在此乃是故摆姿态,装作会占卜的埃及人来试验他的兄弟们。

话中之光:

①.我们应当趁着白日(天一亮),赶紧作主的工(带着驴走);因为黑夜将到,就没有人能作工了(参约九4)。

②.我们说约瑟乃是基督的预表,但有一点需要改正:约瑟仅只在一些关键性的品格、言语和行为上,乃至他的一些经历上预表基督,并不是他所说的每一句话、所作的每一件细节都预表基督。因此,诸如这里的“占卜”和“虚伪指控”等,不能作为信徒认可或甚至效法的圣经根据。

 

【创四四6~10】家宰追上他们,将这些话对他们说了。他们回答说,我主为什么说这样的话?你仆人断不会作这样的事。你看,我们从前在袋口里所发现的银子,尚且从迦南地带来还你,我们怎能从你主人家里偷窃金银呢?在你仆人中,无论从谁那里搜出来,就叫他死,我们也作我主的奴仆。家宰说,现在就照你们的话行罢。从谁那里搜出来,谁就作我的奴仆,你们其余的都没有罪。

字义批注:

“你们其余的都没有罪”,家宰乃是照着约瑟的意思,只要将便雅悯一个人罗织入罪,以查看他哥哥们的反应如何;搜查银杯的目的不在于惩罚他们,乃在于试验他们的存心。

话中之光:

①.在谁那里搜出(银杯)来,谁就作我的奴仆:必须是身上带着耶稣印记的人(加六17),才有资格作主的仆人;十字架叫我们甘心失去自由,作主奴仆,让主掌权。

②.无论在谁那里搜出(银杯)来,就叫他死:十字架乃是对付我们的魂生命,叫我们甘心舍己(参太十六24~25)。

 

【创四四11~13】于是他们各人急忙把袋子卸在地上,各人打开自己的袋子。家宰就搜查,从最年长的起,到最年幼的为止,那杯竟在便雅悯的袋子里搜出来。他们就撕裂衣服,各人把驮子抬在驴上,回城去了。

字义批注:

“从最年长的起”,家宰特意从年长的开始搜查,以消除他们可能认为他故意“栽赃”的疑虑。

“撕裂衣服”,是古时中东人表达悲伤、哀痛的方式。注意他们并没有质问、埋怨、责备便雅悯。

“回城去了”,表明他们并没有丢下便雅悯不管。

话中之光:

①.从年长的起到年幼的为止——犯罪是年龄越大,犯的越多,从老到少的一个一个地都出去了(约八9);偷银杯(接受十字架)是越年长的接受十字架越多,年幼的都不太喜欢十字架。

②.在召会生活中,最重要的是同甘共苦;若一个肢体受苦,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受苦(林前十二26)。

 

【创四四14~16】犹大和他弟兄们来到约瑟的屋中,约瑟还在那里,他们就在他面前俯伏于地。约瑟对他们说,你们作的是什么事?你们岂不知像我这样的人必能占卜么?犹大说,我们能对我主说什么?还能说什么呢?我们怎能表白自己?神已经查出你仆人们的罪孽了。我们与那在他手中搜出杯来的,都是我主的奴仆。

字义批注:

“他们就在他面前俯伏于地”,这是第三次应验约瑟所作的梦(参创三七5~10,四十二6,四十三26)。

“你们岂不知像我这样的人必能占卜么”,不是说“我已经占卜”,而是说“我必能占卜”。

“我们怎能表白自己”,犹大在此并没有试图为自己辨白,而是谦卑地伏在神的光中。

“神已经查出仆人的罪孽了”,仆人的原文是复数词,表示他代表众弟兄认罪,包括承认先前出卖约瑟的罪(参创三七18~28)。

话中之光:

①.神察验人的心肠肺腑(诗七9;启二23),我们的心思和行为,在祂面前都是赤露敞开的(参来四13)。

②.神借着圣灵,使人为罪、为义、为审判,自己责备自己(参约十六8)。

③.即或是别人错待了我们,仍要承认凡我们所遭遇的事,都是出于神的手。

 

【创四四17~18】约瑟说,我断不能这样行。在谁的手中搜出杯来,谁就作我的奴仆;至于你们其余的人,可以平平安安地上你们父亲那里去。犹大挨近他,说,我主阿,求你让仆人说一句话给我主听,不要向仆人发烈怒,因为你如同法老一样。

字义批注:

“谁就作我的奴仆”,约瑟的目的,并不是真的要留下便雅悯,而是要藉此查看兄长们是否抛下小兄弟不顾而去。

“因为你如同法老一样”,古时专横的君王(法老所代表的),往往凭一时的喜怒定案,不容臣仆分诉。这里的意思是:你就像法老一样,我们恭敬地将苦衷陈诉在你面前,恳请息怒,因为我们惧怕你的愤怒,如同惧怕法老。

话中之光:

①.回答柔和,使怒消退;言语暴戾,触动怒气(箴十五1)。

②.我们的言语要常常带着和气,好像用盐调和,就可知道该怎样回答各人(西四6)。

 

【创四四32~34】因为仆人曾向我父亲为这少年人作保,说,我若不带他回来交给你,我便永远在父亲面前担罪。现在求你让仆人留下,替这少年人作我主的奴仆,叫他和哥哥们一同上去。若这少年人不和我同去,我怎能上去见我父亲?我怕看见灾祸临到我父亲身上。

文意注解:

犹大为小弟兄在他父亲面前作保,而我们的主是从犹大出来的,祂为我们作了更美之约的中保(来七14、22)。

犹大自愿代替便雅悯受罚,显示他信守他对父亲所作的诺言,并十分体恤老父亲的心境,也不再手足相残(参卅创三26~27),而有弟兄相爱的情怀。犹大的话确已表现出和从前判若两人,且其爱父护弟之情,溢于言表,难怪令约瑟隐忍不住,与众兄弟泣拥相认(参四十五1~15)。

注意:后来以色列众支派与犹大支派对抗时,只有便雅悯支派站在犹大支派这边(王上十二20~24)。

「凡署名原创文章,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」

锡安文学创作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