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网址:www.xawxcz.net 简体繁体

第十六章(1938年-1939年)

倪柝声第二次访问欧洲

一九三八年二月,倪柝声离开上海,经过香港、新加坡、槟城等地,并在这些地方举行查经聚会。四月,旅经印度。五月,到达伦敦。这次,他不再去访问弟兄会,而是直接到史百克聚会的地方,住了一年多。在那里聚会的人,因为和倪柝声交通过、听他讲过道,所以都相当尊敬他,也都从他得帮助。⑴

七月二十二日,倪柝声与史百克同赴开西大会。这是一个了不起的聚会。那时开西大会的主席是中国内地会的董事会主席艾迪斯先生,他听过一点倪柝声的事;当他看见倪柝声赴会在场,就要求倪柝声有一个祷告。那些年间被邀请在开西大会说话是太荣耀的事,就是被请上台去祷告也是一件大事。当主席请他上去的时候,他不敢去。他问史百克(是史百克带他去的),史百克鼓励他说:“你去吧!”于是他就上了讲台,祷告说:“主掌权!祂在掌权!祂是万有的主!没有什么能摸着祂的权柄!那出去损害主在中国和日本之权益的,乃是属灵的权势。我们不为日本祷告,我们不为中国祷告,但我们为祢儿子在中国和日本的权益祷告。我们不责怪任何人,他们不过是主仇敌手中的工具。主,我们在祢的旨意中站住。主,粉碎黑暗的国。主,逼迫祢的教会就是逼迫祢。”这祷告是当着一位日本基督徒的面献上的,那时侵略的日军大肆破坏,并且日益加剧。祷告之后,有人传信息。但是信息之后,没有人谈论那个信息,都谈到倪柝声的祷告。全会众都被这祷告所抓住,并且深受感动。⑵ 许多人认为这是三十年代中的一个启示,给予每一位有幸参与此次聚会的人,难以忘怀的回忆。⑶

大会期间,艾迪斯与倪柝声有很好的交谈,倪柝声觉得这是一个适当的时机,与这位在中国最好的差会的首领有一次交通。经过交谈,这位内地会的主席完全赞同倪柝声的感觉,于是他告诉倪柝声说:“弟兄,主在中国所托付在你身上的,正是戴德生先生所接受的负担,也正是我们所没有作到的。但是很可惜,我们在中国的宣教士反对你,他们错了。”后来,这位主席特意到中国,在上海召集所有内地会的宣教士,并公开清楚地告诉他们说:“你们反对一位名叫倪柝声的工作和职事,这事你们做错了。我特意来与你们相聚,叫你们知道,他一直所作的就是我们所该作的。就因为我们叫主失望,因此主兴起他来代替。所以我今天劝你们,也要求你们,永远不要再做任何事攻击他,反对他。”但是,等这位主席回伦敦后,西教士们攻击得更加厉害。所以当谈到倪柝声所受的攻击时,李常受说:“按照我所知道、所记得的,我信这是相当准确的,自从一九二七年倪弟兄开始在上海建立教会,直到他去世,他只有一次被邀请在公会讲道,那是一九三二年。今天我知道,那全是主打发他来为着我,他被我家乡一个公会邀请,他来了就住在我家,这是我们头一次会面。一面说那时他并不太出名,但是另一面他很出名,成为人攻击的对象。如果那时你去中国,问人说,‘全基督教攻击的是谁?’他们会告诉你说,‘倪柝声。’”⑷

倪柝声在英国作客时,当时英国正处于欧洲慕尼黑的危机中,许多人在挖防空洞及戴着防毒面具。不久,就听到和平协定的好消息。这使倪柝声体验到基督徒在世上该有像客旅及寄居者的感觉。不过,他也有自己私人的悲伤,因为大约在这个时候,从香港传来一个消息,原先想要有一个孩子的张品蕙流产了。她在信上的语调虽表现得勇敢坚定,但倪柝声知道,他们都因这个沉重打击而有着相同的心境。倪柝声也尽力写信安慰她。后来等到张品蕙能外出旅行时,她的婆婆就带她远行,取道河内到昆明看望那些撤退到后方的信徒。以后年间张品蕙再没有怀孕,倪柝声夫妇从此就没有孩子。

十月,倪柝声应邀访问丹麦。在丹麦的赫尔辛基市国际学校里,他就罗马书五至八章发表了一系列的信息,他给这些信息取名为《正常的基督徒生活》。当途经挪威、德国及瑞士并抵达巴黎时,上海的同工来信要他交通完再回去。⑸ 于是,他返回伦敦。住在伦敦时,倪柝声觉得,历来在东方的弟兄们,都相当接受史百克属灵职事的一份,但他们在教会的实行和认识上有所缺失。为使东西方能完全的平衡,并一同为着主的见证,他就有负担将关乎教会的异象和实行方面的事,交通给史百克及英国的弟兄们。然而,他在那里试了再试,交通未能顺畅。因此缘故,他把《工作的再思》翻成英文,书名为“Concerning Our Missions”,并在史百克的书室出版了。此书翻译工作得巴若兰小姐等人的帮助而完成,她已转到地方教会。出版之后,史百克发现书里讲到关于教会、立场这些事,是他所不能接受的,就要求这本书一定要修改,否则不能再出版。⑹

一九三九年五月,倪柝声离开英国,本来计划经过美国返国,正如他六年前所行的。但是,当他前往大使馆查询时,得知日本人正利用太平洋的一些港口作为强迫宣传的基地,以阻止一些中国人从西方回国。因而,他决定搭乘英国轮船直驶黄浦。旅程经过孟买及可伦坡,在印度有短暂的停留,后经新加坡返回上海。当他回到上海后,发现张品蕙一直为他留在有战争危机的西方而挂虑,却见他安全回来而大得释放和欢喜。⑺ 倪柝声访问别的国家,他给所接触的人留下深刻的印象,就是“他是主所托付的”。这些接触为后来主的恢复在中国以外的推广铺了路。⑻

在主的保守中作工

从一九三七年底,李常受开始在烟台工作。不久,烟台和北平、天津间的交通恢复了。在一九三八年的夏天,他被请到天津、北平去,一直住到十月。那期间,在日本人占领下的环境虽改变了,但聚会却蒙祝福,属灵情形相当不错。之后,他回到烟台,在烟台有特别聚会,仅仅一个月,就引起日军的注意,将他们八个人抓走。然而,主有暗中的保守,如同神预备以斯帖一样,借着一个女人家,把他们八个人都释放了。此后,李常受仍然可以自由作布道的工作。到了第二年,也就是一九三九年,青岛一带有需要,他就带着四位同工到青岛潍县一带去作工。⑼

看见“基督的身体”之亮光

一九三九七月,倪柝声从英国回来。此时的上海因遭到外国的侵略,在繁华中落寞,并停留于老旧的光景中。瘟疫横行,租界区到处是难民。倪柝声头戴一顶陈旧破损的氃帽,在自己的家中出入,他遇见一种冷淡的灵。这种灵比目前的日益加增的困境更加可悲。因为这是一种为自己的生存而不顾羞耻的机会主义,其猖獗到一个地步,连有信心的人都不能免除。他在给一位朋友的短笺上写道:“我发现许多人为保全自己,早已变得无情,甚至有些人为着自己,没有感觉到周围痛苦的光景,而向神赞美。至于我自己,我承认因这些痛苦相当难过,但我依靠主,在祂国度里站住。我们周围所发生的事,足以使一个有一千颗心的人破碎呢!但我的父是神!神啊,我从未像今天爱慕‘神’这个字!”⑽

八月,倪柝声再次召开特会,主要的信息是“基督的身体”。这次特会,他盼望各地都能有人参加,然因战事,交通不便,参加的人数很少。⑾ 而李常受与四位青年同工有机会前往上海赴会,当时他们正在胶济线上尽职,接到电报就都来了。在特会的所有聚会中,倪柝声邀请李常受在他讲道前读经文。通过这次特会,李常受的眼睛得开启,看见基督的身体。另外,他作为倪柝声的客人,他们再次有亲密的交通。倪柝声为他讲述了欧洲之行的一些事,使他清楚主在英国和北欧各国工作的真实情况。⑿

也从这次特会起,倪柝声对属灵的认识又往前进了一步。在此之前,他的认识多重在基督。从一九二二年至一九三七年间,他释放过的信息有基督是中心,基督是普及,以及基督得胜的生命;他对基督的认识实在满了亮光。然后,从一九三九年开始,他对教会有清楚的认识,看见教会是基督的身体。在那次特会讲过基督的身体之后,他就留在上海,每两个月有一次特会,来讲到这个题目。⒀

那个时候,南京早已被日本占领,弟兄姊妹在上海的公共租界聚会,而租界外就是日本人的势力范围。九月三日,第二次世界大战全面爆发。这时,《敞开的门》发行第十九期后也暂停。⒁ 在十月的第一个主日早晨,倪柝声要求教会为欧洲紧张的情势祷告。他请求几位弟兄与他一同带领会众,他把自己和教会一同带到神的面前,不求别的,只求神的旨意行在这次危机中。在这令人相当感动的时刻之后,许多人记得他的结束祷告,他说:“主啊,我们能说祢的教会为此祷告了!”紧接着,礼拜一的祷告会,分在城里几个家中举行,信徒们迫切向神诉求,不让日本人闯入租界区。

为了帮助信徒澄清观念,倪柝声于一九四〇年初,发表一篇谈话,讲到“不是为中国人(英国人或美国人),而是为基督里的男女”。他教导神治理世界之主旨的祷告态度。他从波斯王古列到西班牙的无敌舰队,指出神在世界历史中的安排,都是为着祂自己的子民。他说:“因此,我们必须知道如何祷告。这种祷告是能使英国、德国、中国及日本的基督徒一同跪在一起,并且众人都能为所求的说‘阿们’的祷告。如果不是,那么我们的祷告必定有了错误。我们可以告诉神,日本人对祂的态度。但是,我们也要同时告诉祂,在中国的基督徒及宣教士,在态度上过于倾向于美国。而上次欧战中有许多祷告是不荣耀神的。我们不要再陷入同样的错误中。教会必须能站在超越国家问题的地位上祷告说:‘我们在这儿,不为中国人也不为日本人的胜利祷告,我们只为神所宝贵的儿子之见证而祷告。’如此祷告,就不是虚空的言语。如果整个教会都这样祷告,那么战争必定很快就被神的方式解决了。”⒂


⑴.李常受,《历史与启示》,第六篇

⑵.译自“开西大会,一九三八年”,第二四六页

⑶.金弥耳,《中流砥柱-倪柝声》,第十二章

⑷.李常受,《正当教会生活的恢复》,第十四篇

⑸.金弥耳,《中流砥柱-倪柝声》,第十二章

⑹.李常受,《历史与启示》,第六篇

⑺.金弥耳,《中流砥柱-倪柝声》,第十二章

⑻.李常受,《今时代神圣启示的先见-倪柝声》,第二十三章

⑼.李常受,《历史与启示》,第六篇

⑽.金弥耳,《中流砥柱-倪柝声》,第十三章

⑾.李常受,《召会的历程》,第十七篇

⑿.李常受,《今时代神圣启示的先见-倪柝声》,第三十三章

⒀.李常受,《历史与启示》,第六篇

⒁.李常受,《今时代神圣启示的先见-倪柝声》,第二十六章

⒂.金弥耳,《中流砥柱-倪柝声》,第十三章

「凡署名原创文章,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」

锡安文学创作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