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网址:www.xawxcz.net 简体繁体

第四十章(1977年-1978年)

李常受邀请马丁会面

一九七七年二月二十一日,李常受邀请“基督教研究院”的创办人马丁·华特(Walter Martin)到他家中,与他夫妇二人共进午餐,马丁应邀。

这次邀请,源于“基督教研究院”无视于地方召会对他们所作不实指控的抗议,一再进行攻击。就在这年初,马丁被几位地方召会代表公开质询。地方召会的代表重申,“基督徒研究院”的言论并未正确反映地方召会的信仰,希望能与马丁讨论相关议题。为了促使双方会谈的进行,马丁向李常受发出了一封致歉函,并中止一切有关李常受与地方召会的写作。基于致歉函及文宣品的中止,李常受就邀请马丁到家中有正式会面。

这次会面,他们谈得很深入,也很诚恳。交谈中,他们了解彼此,研讨信仰,视彼此为在基督里爱主的弟兄,并一致得出结论:在关于地方召会的教训上,要更多的对话和研究。李常受表示愿意在马丁的研究上,提供充分的协助,并敞开接受指正,马丁则表示找不出有什么需要改正的。双方达成协议,终止任何挑衅的言行。随后,马丁回到“基督教研究院”,热切地谈及他和“李弟兄”的交通,并指示其他人员不要再对地方召会作出任何评论,好让双边对话自然发展。

然而该协议一周后宣告破裂,原因是马丁的一位研究同僚,对此演变感到懊恼,于是透过“基督教研究院”,重新散布攻击地方召会之信函。李常受强调,只要马丁处理这些难处,协议仍可继续。马丁却以“基督徒研究院”的旧调,重新恢复攻击,作为回应,导致双方矛盾闹得愈演愈烈。当然,马丁早已将先前所应允的研究抛诸脑后。事实上,他自始至终从未作过任何研究。⑴

十月,在台北有国际特会与训练,李常受释放了“圣经中的主观真理”、“一个身体一位灵一个新人”,众人也享受了“金灯台的终极意义”这本信息。⑵ 这次特会是主的恢复第一次有来自世界各大洲的圣徒,一同参加聚会。每一大洲都有一些人作代表,聚集在那里。因此,李常受就有负担讲到一个新人。这个新人不仅是由许多分散在各地的地方召会所组成的,更是众圣徒、众召会成为一个基督的彰显。⑶ 而在特会召开前,李常受没有负担要释放“圣经中的主观真理”,只不过在十月二日,有个很大的集会发表了反对地方召会的言论。有许多弟兄姊妹参加了那次集会,并且带回有关的报导。李常受一听见他们的报导,立刻领悟该说到对基督主观的经历。因他知道那些反对的人,对主观的经历基督一无所知。他们只顾圣经、基督、和召会的客观知识和道理。所以,他有负担告诉特会中众召会的代表,需要主观的经历基督。⑷

提到上面的集会,乃是马丁对“基督教研究院”与地方召会协议破裂所作出的回应,演变成了在安那翰的“美乐地基督徒中心”(Melodyland)聚会中的演说,他使用年轻聪颖的邪教研究员巴莎迪诺夫妇(Bob and Gretchen Passantino)所提供的研究结果,并借重他们对地方召会教训所作的解析,公开论及地方召会,对其批判和定罪。随即,地方召会的众圣徒也作出回应,于十月八日和十五日在《橙县纪事报》(The Orange County Register)刊登系列文章,为信仰的正统性争辩,并谴责美国广播节目的“圣经解答者”(Bible Answer Man,当时的主持人是马丁)。这些文章立即引爆传媒的论战。马丁透过广播节目加强对地方召会及李常受之攻击,各地方召会也藉着报刊的篇幅持续回应,质疑马丁谈话内容的真实性。在二十二周里,各地方召会先后对马丁提出二十一次回应,马丁却从不承认自己的错误。有一次,在一个广播节目里,当他发现自己所定罪的是葛培理(Billy Graham)的著作后,他只是镇静地说,会在下次看到葛培理时向他解释。毕竟,他是那位“圣经解答人”啊!因此,传媒论战所带来的质疑和难堪,只会使马丁的攻击行径更为刚硬。他丝毫不理地方召会登在报章上之详尽回应和质询,只是一再地重复那些早已被否决的陈腐指控,以及“地方召会无法面对那些争议”之谎言,甚至后来向听众推荐《弯曲心思者》这本邪恶的书。马丁的录音带显示了他对圣经、神学以及召会历史缺乏认识,并且充满了“马丁式”的讥讽与狂妄自大。⑸

预防罗得式的扩增

五月,正当众人把眼光转到怎样开发、怎样得人的事上时,在美国那几位有野心的人,便得着机会站起来讲话,说主恢复里的人数还是太少,应当带进更多的人。这些有野心的人,他们不管召会,不管生命,只管开发、得人;为达目的,不择手段,甚至说“你可以用污秽的手去得鱼”。意思是只要能得人,不必管方法是否正当。这种空气弥漫在众圣徒中间,以至于到一个时候,大家就忘记生命的长大,不太注意生命的事。于是,在美国的柏克莱,有些年轻人,他们就丢弃一切的限制,他们要自由,聚会中使用摇滚乐,使用花招,使用属肉体的作法,采用不同的手段,走堕落基督教属世的路。⑹

当时,为着扩增,弟兄们作了很多事,得着了很多人。然而,李常受看见,有一些关于福音与扩增的作法,要进到主的恢复里,破坏主的恢复。有一次,他就站起来,告诉弟兄们说:“不错,我们得着扩增,但是罗得也有扩增,只是那个扩增不是照着神。”⑺ 这期间,他还释放了一些信息说到扩增,主要是说到在大学校园里的扩增。他强调说:“我们若有负担传福音,必须顾到三件事:第一、我们必须祷告;第二、我们必须讲说主的话;第三、我们必须使用我们的家。为着广传福音,我们该在那灵里积极主动。我们可以让每个城市充满我们的福音单张和传讲。我们也可以让我们的家充满青年人。我们不需要任何花招,但我们必须有两样基本的东西,就是祷告和神的话语,再加上我们的家为辅助。我们必须跟随早期的使徒和门徒,采取祷告、话语和家,这三条路来传福音。”⑻

实在来说,神不承认罗得的扩增是真正的果子。因为那是他跟他的女儿乱伦,生出摩押、亚扪,结果摩押、亚扪成为以色列最大的反对者。众圣徒对于所作的一切,必须非常小心。不要光采纳人的方法,不要把列国的风俗带进来。不应该采用宗教传统的作法,也要让自己远离这些事,就是一切与芥菜种的原则不同的事。召会应该是小小的菜蔬,是种在地里的芥菜种,长成芥菜好作人的食物。主的恢复应当是这样,是小小的芥菜种,在地里长大成为芥菜作人食物。芥菜种改变性质,或召会加进别的东西,变得畸形,作为一个庞大的宗教系统,这是一个难处。芥菜种的比喻,应验于启示录二章十二至十七节的别迦摩召会;世界侵入别迦摩召会。别迦摩的意思就是联合、结婚、或高塔。别迦摩召会与世界联合了;康士坦丁将世界带进召会,召会与世界联合起来,成了很高的高塔,立在那里给人看。那是基督教国,这堕落的宗教系统,采取了天然、属人、传统、文化与宗教的路。若是把所有的仪式、形式、规条、所有不合圣经的实行、以及所有挂名的信徒拿走,基督教就所剩无几了。然而,主的恢复并非如此,主呼召我们脱离这一切,使我们成为纯洁而没有任何搀杂的召会。主把我们兴起来,乃是完全和这一切相反。不是组织的,是生机的;不是形式的,是活的;没有仪式,乃是一个活的所是。我们不是用仪式的方式来服事,有的乃是合乎圣经的实行;这是主的恢复。在每一方面,基督教都堕落、走样、变形了。主要兴起祂的恢复,使我们与基督教的一切堕落是相反的。这就是主的恢复与基督教无法妥协的原因。⑼

其它纪要

四月,李常受赴欧洲访问,⑽ 他和弟兄们说到基督的十字架。许多时候,他都说:“弟兄们,基督的十字架,不是在加略山上,基督的死、基督的十字架,是在灵里,是在那灵里,我们需要那灵。所以,如果我们若照着肉体活着,必要死;我们若靠着那灵,治死身体的行为,必要活着。”那么,什么是身体的行为呢?许多人都不清楚,但在经历上,只要所作的,不是在灵里作的,都是身体的行为。人可能习惯作许多的事,但必须要与主是一;有基督之死主观的经历,就是借着钉死,应用到人天然的生命上。⑾

同年,又有一班人雇人到安那翰来反对主的恢复。为了要对付这些反对,并宣扬真理,弟兄们每周六在报纸上发表一篇文章,有三个半月之久。⑿ 李常受又根据圣经,发表了一篇文章,题目是“何等的异端:两位圣父,两位赐生命的灵,三位神”,指出他们信仰的错谬。事实上,许多反对的人教导有三位神,这是三神论的教训。他们也教导有两位圣父:一位是在神格里的父,另一位是在以赛亚九章六节的父,就是他们所说永远的父。他们错误地说,有两位赐生命的灵:一位是神圣三一里的圣灵,另一位是林前书十五章四十五节下半所说的赐生命之灵。当然,这一切教训才真是异端。

此外,“福音正统教”分裂,《弯曲心思者》和《神人》这两本邪恶的书出版,详情见附件五。

一九七八年

主自己作事,把美国那几位有野心的Max等人都暴露出来。他们在主的恢复里,没有立足的地方,就只好离去了。有些年轻人为着他们的自由,也随他们而去。可没过多久,他们就四分五裂,以后有的离婚,有的去爱世界,有的一事无成。全美国受他们影响而受伤的圣徒约有二、三百位,不过倒是把整个局面清理得干干净净。⒀ 而澳洲的雪梨(Sydney),那地也受到他们暗中的破坏,召会有些波折,留下的都是稳稳健健的站住。虽是受了一点亏损,但基础没有摇动,所以,见证还在那里。⒁

那班背叛的人离开后,生命读经训练继续作下去,众圣徒也都醒悟,不再只注意人数多、开发快、得着多少地方,乃要回头注意生命的长大。主的恢复不是人数加多的开发,乃是生命长大,往外蔓延的扩展。我们不是走一条广阔的路,容易开发、普及;我们乃是走一条狭窄的路,隐藏着让生命长大,自然的往外普及。人得到我们生命的供应,就进到主的恢复里,这是主当初在地上所走的路。虽然使徒们大有权能,但他们所走的也是这条路,绝非一般基督教所走的。⒂

面对这次可怕的风波和背叛,李常受在特会中释放了《国度的操练为着召会的建造》这本书里的信息。他说:“马太福音十六章十八至十九节,主耶稣说,‘我要把我的召会建造在这磐石上,阴间的门不能胜过她。我要把诸天之国的钥匙给你。’阴间的门是非常主观地在运行,是借着我们的己运行。所以不要怪别人;阴间的门是我们的己,借着我们的魂生命,借着我们那种不背十字架的生活而运行。”因此,众圣徒所需要的,乃是操练国度的生活,操练使用国度的钥匙:否认己,背起十字架,丧失魂生命,为着祂的经纶。⒃

十一月十八日夜,一场震惊世界的事发生了,在南美圭亚那由吉姆·琼斯(Jim Jones)所带领的“人民庙堂” (People’s Temple)九百多人集体自杀的事件爆发。而《弯曲心思者》一书的出版商,就趁机想着手再版,并要在紧接着地方召会的一章之后,加上关于“人民庙堂”教徒集体自杀的记载。此举是非常邪恶的,因为使读者对地方召会和“人民庙堂”的邪教组织产生联想,误认为前者与后者都是同一伙的。⒄

十二月,中国大陆政局已改变,政府开始推行改革开放。此后,李常受的书籍开始从香港等地传入大陆浙江(平阳、苍南、余姚、金华等地),河南(鲁山、安阳等地),福建(福州等地),江苏(苏北等地),山东(烟台、威海等地),安徽(明光等地),上海等地,主恢复的火焰在中国大陆重新燃起。


⑴.《驳“圣经解答人”》,“一九九四年版序与一九七七年之评论概要”

⑵.《教会通问》复第五十四期(P.1~26)

⑶.2004年夏季训练,《歌罗西结晶读经》,第十一篇

⑷.李常受,《马太福音生命读经》,第四十五篇

⑸.《驳“圣经解答人”》,“一九九四年版序与一九七七年之评论概要”

⑹.李常受,《历史与启示》,第二十四篇

⑺.2001年夏季训练,《马太福音结晶读经》,第二篇

⑻.李常受,《在大专校园传扬福音》,第二章

⑼.2001年夏季训练,《马太福音结晶读经》,第二篇

⑽.《教会通问》复第五十二期:“欧洲之行带进新流”(P.1~4)

⑾.2006年春季长老及负责弟兄训练,《以牧养的路传扬福音并复兴召会》,第五篇

⑿.李常受,《关于活力排之急切需要的交通》,第二十五篇

⒀.李常受,《历史与启示》,第二十四篇

⒁.李常受,《历史与启示》,第二十八篇

⒂.李常受,《历史与启示》,第二十四篇

⒃.2011年秋季全时间训练,《主恢复中的四大支柱》,第七篇

⒄.基督教研究院,“我们错了! ——对地方教会的重新评估”

「凡署名原创文章,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」

锡安文学创作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