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网址:www.xawxcz.net 简体繁体

为什么信仰使他们如此仇恨?

本文主要讲述与聚会处某些弟兄交不通的事例与感慨:

这里所说的聚会处,即倪柝声时代遗留下来的一支,改革开放后,有些信徒转到召会团体中,有些保持原样,但不接受李常受的信息。现今国内主要以温属众教会、福建一带,最为兴旺。

谈到这一支,就要说到陈恪三、陈则信、江守道,以及后来的陈希曾等同工。这几位都是地方教会中的前辈,德高望重。但是,前三位与李常受及召会有些过节。因为他们都曾定罪过李的教导。甚至,在我的印象中,上世纪九十年代初,温属众教会也对李的教导作了定性和定罪。这一系列操作,导致今天仍有聚会处的许多信徒,看待李及召会团体如同洪水猛兽。

然而,其中也有些弟兄比较理性,他们翻过李的书,认为很好。于是乎,就有些弟兄对待召会里的信徒,接纳上比较宽容和温和。最重要的是,当外界攻击倪柝声时,彼此能有共鸣并团结在一起,就有些往来和交通。

……

如果谈到召会团体的历史,就有必要谈到陈恪三、陈则信、江守道,因为他们从前不仅与倪同工,也与李同工过。但是,在攻击李及召会这件事上,又不得不着重提到这三位,因为他们是定罪和谣言的源头之一。

仅是提这些,召会里的信徒可能没感觉,然而说多了,好像总是讲到那三位前辈的消极,聚会处里也会不高兴。惟一起联络作用的,关键在于倪柝声。

对,可能只因为我曾写过关于倪的一些文章,于是有些聚会处的弟兄就愿意找我交通,甚至他们中间有些弟兄曾热情接待过我。但平时,聊得确实不多,除非有什么事,就交通一下,如谈到关于倪的见证,以及对外界的辩正。

……

那么,为什么我要写这一篇呢?因为在交不通的事例上,有太多感慨,这令我看到那一种危险而产生恐惧。

毋庸置疑,有些弟兄是十分理性的,也是格外温和的。但有的弟兄,还是服事的,那一种偏激,那一种极端,让你直挠头。举例如(都发生在微信朋友圈):

1.去年我在朋友圈发了特教学校开学的几张图,配文:每天进步一点点。又附一句,说到他们上学是免费的。

【有位弟兄就看不惯了,给我留言,从语气从文字看出,他对此不屑一顾。也就是说,他才不会感谢GCD,不会感谢这个国家,对于这种免费读书,嗤之以鼻。】

我纳闷:这什么跟什么啊,有什么使你看不顺眼,有什么使你仇恨的?

2.美国大选时,我摘录了特朗普的一些“恶行”,如撒谎成性,并分析拜登会获胜。

【那位又看不惯了,只要我发一条,他就用同样的一节经文给我留言,还得我去翻经节内容找来读。意思是,他认为我讲这些太过虚妄。】

我又纳闷:敢情你们信主都不关心时事啊!你不关心,还不准别人关心。

3.美大选期间,我继续发川普与拜登之争,并从我所观察的作分析,且提到美国福音派与特朗普政府的政教混杂,以及川普背后所支持的邪教势力(大法)。

【那位更看不惯了,甚至是坐不住了,在他看来,我是被网上小道消息洗脑了。但是,我这才发现,他并非反对我关心时事,而是不能说特朗普一点坏话。奇怪么?不奇怪,当时海内外有许多华人基督徒,是把特朗普当作“神选的仆人”的,就差当作神来拜了,认为川普必胜,并有支持他的基督徒公知文章,在国内大肆传播,且为他大选募捐的。然而,在那位弟兄的逻辑里,我说川普不好,就表示我支持拜登。这简直让他火冒三丈。我已向他陈明我的观点,这并非二元的,不是你认为的反对这个就是支持那个(谁当选总统并非在于你我的人意,忽略背后神的掌权,是基督徒看待问题的大忌)。但他无法看懂或理解我所说的,找来网上一堆早被辟谣的造谣拜登的文章给我看,并说拜登当上总统如何不好。】

我又知道,他才是被网上造谣的东西洗脑的。真无法交通下去。

4.美前国务卿蓬佩奥到处抹黑中国,我引用蓬自己演讲说过的话:“我们撒谎!我们欺骗!我们偷窃!”

【那位无法容忍了,他看蓬是个好人,就像是来拯救中国人民的。并认为,蓬不会说那话,是个高尚的人。】

我无语……

5.大选结束后,我又谈到中美之争,如拜登更会利用宗教和人权来针对中国,云云。

【这时,那位更看不惯了,不是骂我被洗脑,就骂我脑残。】

我就无比纳闷,这样一位弟兄,为何变成这样?他自认为属灵,讨厌别人关心时事,其实是容不得别人说美国一点不好。为什么信仰使他对自己的祖国无比仇恨呢?之后,我直接怼了回去,说他应该反思自己的信仰,究竟被什么洗脑迷住了,如此偏激!…可能,这话让他不高兴,也就没再搭理我。

……

这事过去也罢!

……

最近,又有一位聚会处的弟兄给我留言,说我讲到时事简直脑残。为什么呢?就是关于疫情,谈到美德堡的实验室。其实,去年武汉疫情刚刚爆发,我就得到国内官方内部流传的消息(线索),说极可能与德堡实验室,以及与武汉军运会有关。

果不其然,后来网上这个消息渐渐发出风来,甚至现在连外交部都公开指向德堡和军运会。难道他们是随便抹黑美国的吗,也正如美国把疫情一味甩锅给中国那样的吗?用理性的头脑想一想,没点证据,中国官方敢这样向全世界说吗?若落下个小把柄,岂不更是招来美及西方恶意地猛攻?

然而,就是我转发外交部提到的这些,那弟兄说我脑残,人云亦云。其实是不愿看到我说美国一点坏话。我对他说,这几年我关注时事,比研究圣经花的时间还要多。

……

我感慨的是,为什么信仰使他们愈发仇恨?再进一步了解,他们就是抱美(美国)亲以(以色列)的典型。可是,他们越信主,越是荒唐地信成了“敌特分子”。想来,这种危险,令人细思极恐。

以往,我遇到召会团体中的这类人,也屈指可数,通常是直接拉黑的。交不通,就互相不见。

(2021年8月3日)

引申阅读:

1.从倪柝声的祷告看基督徒的宗教情怀

2.浅谈倪柝声的爱国,对比信徒的反应

「凡署名原创文章,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」

锡安文学创作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