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网址:www.xawxcz.net 简体繁体

创世记(第二十七章)

【创二七1】以撒年老,眼睛昏花,不能看见,就叫了他大儿子以扫来,对他说,我儿。以扫说,我在这里。

字义批注:

“以撒年老”,有解经学者,根据推算,以撒此时年龄应为一百三十七岁。【时间推算:约瑟三十岁时作埃及宰相(创四一46),雅各是经过七个丰年,再加上两个荒年(创四五6)后才下到埃及,故那时约瑟年三十九岁,雅各则为一百三十岁(创四七9)。由此可见,雅各是在九十一岁时生约瑟。雅各是在拉班那里服事完两个七年(创二九20、30)之后才能自由离开,故雅各在生下约瑟之后向拉班提出离开的要求(创三十25),证明那时他已经在拉班那里过了十四年。九十一减十四,即算出雅各逃往时年七十七岁;以撒六十岁时生雅各(创二五26),年四十岁娶利百加(创二五20),其间正好二十年未生育。以撒年老眼花祝福并叫雅各离家去拉班那里的时候,他应为一百三十七岁,共活了一百八十岁(创三五28)。】

“眼睛昏花,不能看见”,在古时老年人瞎眼或近乎瞎眼是常事(四十八10;撒上四15)。

“我在这里”,这是古时人对神和长辈的呼唤常用的答话(参创二二1;出三4;撒上三4、6、8)。

话中之光:

①.眼睛是人身上的灯;眼睛若昏花,全身就黑暗(太六22~23),不知何去何从。

②.世人的心眼被撒但弄瞎了,以致不能认识基督;信徒应当求主照明我们心眼,使我们真知道祂(弗一18)。

③.求主开我们的眼睛,使我们能够看出祂话中的奇妙(诗一一九18)。

 

【创二七2~4】他说,我如今老了,不知道哪一天死。现在拿你的器械,就是箭囊和弓,往田野去为我打些野味来,照我所爱的作成美味,拿来给我吃,使我在未死之前给你祝福。

字义批注:

“不知道哪一天死”,以撒很可能受他同父异母哥哥以实玛利死于一百三十七岁(参创二五17)之事的影响,而自以为已经活到一百三十七岁,所以也快要死了,其实他一直活到一百八十岁才死(参创三五28),故此后还活了四十三年。

“箭囊和弓”,值得注意的是,两个得不到拣选的人──以实玛利和以扫──都与弓箭有关(创二一20)。

“照我所爱的作成美味”,本章三次提到以撒爱吃野味(参创二七9、14),反映出以撒因贪食而偏心(创二五28)。野味代表肉体所喜爱的谄媚、夸奖、奉承、高抬等私欲。

“祝福”,(berakah),原文发音与“长子的名分”(bekorah)相接近。这里原文是“我的魂好祝福你”。神早已启示“将来大的要服事小的”(创二五23),以撒却要祝福以扫,想把长子的名分赐给他(创二七29),这是表明他把祝福和天然的喜好混杂在一起。虽然我们会希奇这样的人怎能祝福别人,但以撒的确祝福了。以撒很诚实,他说,“我的魂好祝福你。”这是何等的混杂!不断的享受神恩典的以撒,竟盲目地祝福。但他是在信心里祝福,并且他的祝福被神尊重。

话中之光:

①.神预先定准每一个人的年限,我们生活、动作、存留,都在乎祂(徒十七26、28)。我们既然不知何日要死,就当随时预备好迎见神(摩四12)。

②.以撒偏爱以扫,只因爱吃他作的野味;在属灵上而言,凡只会服事自己肚腹的人,不能服事我们的主基督(罗十六18)。

③.虽然神的话清楚指示“将来大的要服事小的”,但人的心仍然会曲解神的话,将神的话照自己所想望的去解释并运用。

④.以撒有亚伯拉罕天然的弱点,和雅各天然的生命,但他仍是一个不断享受神的恩典之人。以撒虽然活在他天然的生命里,但神是主宰一切的。从某种意义说,天然生命帮助了神的主宰安排。神已预定雅各得着长子的名分,并且有份于长子的祝福。利百加的抓夺使她自己受苦,但神的主宰却用它来达成祂的目的。每件事都在神主宰的权下,为着达成祂的目的。因此我们都能说,“赞美主,不论我是好是坏,属灵或不属灵,神的目的终必达成。不论发生什么事,我总是在恩典之下,也在恩典的享受之中。”没有一事能阻挠我们享受恩典。然而我们若要避免痛苦,就不该活在天然的生命里。

 

【创二七5~10】以撒对他儿子以扫说话的时候,利百加一直在听着。所以当以扫往田野去打猎,要得野味带回来,利百加就对她儿子雅各说,我听见你父亲对你哥哥以扫说,你去把野味带来,作成美味给我吃,我好在未死之前,在耶和华面前给你祝福。现在,我儿,你要照着我所吩咐你的,听从我的话。你到羊群去,给我拿两只肥山羊羔来,我便照你父亲所爱的,给他作成美味。你拿到你父亲那里给他吃,使他可以在未死之前给你祝福。

字义批注:

“利百加一直在听着”,她这个“听”,后来演变到把以撒的计划破坏了。可见神的手仍掌管一切,祂所定的旨意决不能被人阻挠。以扫听从父亲的话,要用野味来换取父亲的祝福,表明他背弃了先前出卖长子的名分给雅各(创二五33)的誓约,这是他错上加错。

“在耶和华面前”,这是利百加私自加上去的话(参创二七4),用意在增加此事的严重性。

“你要照着我所吩咐你的,听从我的话”,利百加没有耐心等候神按着祂的时候和方法去成就祂的旨意,反而在这里出主意,想要用欺骗的伎俩,催促神应许的实现,结果她自己先蒙受其害,被迫与爱子离散(参创二七43~45)。

“给他作成美味”,利百加建议以现成的肥山羊羔肉调成美味,来代替需要花费时间和劳力才能猎得的野味,表明雅各完全不靠自己的力量,而靠母亲的功绩而得到祝福。这是预表人得着属灵的祝福,完全不是在乎自己的挣扎努力,乃在乎神的恩典和基督的功绩。

“给你祝福”,利百加授意雅各用诡诈的方法来骗取以撒的祝福,虽然目的是为着成全神的旨意,但作法不对,结果反而破坏了家庭的和谐(创二七41)。

话中之光:

①.以扫既已出卖了自己长子的名分,如今却想承受他父亲的祝福,这是不可能的事(来十二16~17),因为福分是包括在长子的名分里面。

②.神的应许原是要祝福雅各,但神的应许是用不着人用肉体的方法去帮助使它得着成全的;我们不能作恶以成善(罗三8),不应该不择手段地以犯罪的途径来达到神的目的。

③.天然的生命总是引起麻烦。以撒家中的偏爱带来了抓夺。利百加要她心爱的儿子得到祝福。她教导雅各如何抓夺,之后我们看见雅各抓夺的技巧是他母亲教的,而他母亲是他父亲的一部分。在某种意义上,母亲欺骗了父亲,意思就是一个人的第二部分欺骗了他的第一部分。这样的家庭一切的骗局都是自欺。至终,家中每个人都受了骗。其实,神已经命定雅各为老大,用不着利百加帮忙。利百加想要帮助她儿子,反而失去了他。创世记没有告诉我们利百加活了多久,她可能在雅各从拉班家回来之前就死了。这就是说,利百加因着欺骗,失去了她的儿子。利百加可能再没有见到她的儿子。她以为帮助了她的儿子,实际上因着她的抓夺,反而失去了他。

 

【创二七11~14】雅各对他母亲利百加说,你看,我哥哥以扫浑身是有毛的,我身上是光滑的;倘若我父亲摸着我,必以我为欺哄人的,我就招来咒诅,不得祝福。他母亲对他说,我儿,你招的咒诅归到我身上;你只管听从我的话,去把羊羔给我拿来。他便去拿来,交给他母亲;他母亲就照他父亲所爱的,作成美味。

字义批注:

“欺哄人的”或,戏弄人的。注意雅各不是反对欺哄人,而是不愿招致咒诅。他的顾虑不是害怕犯下罪行,而是害怕罪行被暴露后所引发的后果。

“你招的咒诅归到我身上”,虽然利百加愿意承担一切后果,但结果雅各仍因此而离家在外漂泊,二十年在拉班手中受尽风霜之苦(创三一38~40)。

话中之光:

①.许多人守法而不作坏事,并不是因为他们厌恶作坏事,而是因为他们害怕作坏事而被人知道了,后果难料。

②.目中无神的人,作坏事只怕人知道,不怕得罪神。信徒行事为人应以讨神喜悦为前提,而不应以后果如何为考虑。

 

【创二七18~20】雅各到他父亲那里说,我父亲。他说,我在这里。我儿,你是谁?雅各对他父亲说,我是你的长子以扫;我已照你所吩咐我的行了。请起来坐着,吃我的野味,好给我祝福。以撒对他儿子说,我儿,你怎么找得这么快?他说,因为耶和华你的神使我遇见好机会得着的。

字义批注:

“我儿,你是谁”,这表示以撒觉得事有蹊跷,听出似乎是雅各的声音,但是不能肯定。 “我是你的长子以扫”,雅各特意提到“长子”,表明他真正在意的是长子的名分之福。

“好给我祝福”,直译,你的魂好给我祝福(31节同)。

“耶和华你的神”,“你”字表明雅各此时对于神缺乏主观的认识和经历,等到他亲自遇见了神之后,才以耶和华为“我”的神(创二八21),称祂为“神是以色列的神”(创三三20)。

“神使我遇见好机会得着的”,直译,使这事发生在我面前。

话中之光:

①.雅各把出于自己的,说成是神给的好机会;人常将自己所计谋的恶事,当作是神祝福的凭据。

②.在信徒中间,有些事情其实是自己的意思,却说是出于神的旨意;不过是自己用不当的手段得来的,却说是神赐给的。

 

【创二七21~22】以撒对雅各说,我儿,你近前来,让我摸摸你,好知道你真是我的儿子以扫不是。雅各就挨近他父亲以撒。以撒摸着他,说,声音是雅各的声音,手却是以扫的手。

字义批注:

“以撒摸着他”,以撒对自己的听觉似乎没有把握,想要利用手的触觉来分辨。盲人的触觉应当相当灵敏,而且以撒约有百年的牧羊经验,岂会分不出是羊的皮或人的手?由此可见,他不但视觉出了问题,连触觉也出了问题。

“雅各的声音,以扫的手”,声音代表言语,“话”说得头头是道,入情入理;手代表行动,作出来的却不是那回事了。讲的是一套,做的却是另一套,那就是言行不符,使人难以相信了。当一个人言行不一时,这就叫“雅各的声音,以扫的手”。

话中之光:

①.我们的手本应当用来事奉主,如果用来追逐野味(世事世物),就会失去其功用,不能分辨是非。

②.神的仆人若是在台上讲的是一套,台下的行事为人又是另一套,则他就是诡诈的雅各,是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(太二三2~3)。

③.以撒原已听出是雅各的声音,结果却随从了那麻木的触觉;我们若不肯听从圣灵的声音,而要倚赖自己的尺度,就会落得真假不分了。

 

【创二七26~27】他父亲以撒对他说,我儿,你上前来与我亲嘴。他就上前与父亲亲嘴,他父亲一闻他衣服上的香气,就给他祝福,说,我儿的香气如同耶和华赐福之田地的香气一样。

字义批注:

“亲嘴”,以撒大概要用这方法,以解开自己心里的疑惑。亲嘴是爱的标志,竟被雅各用来作他欺骗手段的一部分。

“祝福”,在创二七4,以撒要给以扫祝福,但他把神的祝福与他天然的口味搀杂在一起。在这里,以撒祝福雅各,但他的祝福不论在肉身(创二七1)和属灵上,都是盲目的,因为他被自己天然的口味弄瞎了。这指明以撒没有多少生命的成熟。然而,以撒的确因着信给他儿子祝福,神也尊重他的祝福,使其成为预言(来十一20)。以扫对长子名分的轻看(创二五34),利百加偏爱的机巧,以及以撒盲目的祝福,这些互相效力,叫雅各得益处,使神能主宰的完成祂拣选的定旨(参罗八28~30)。

话中之光:

①.雅各用亲嘴欺骗父亲,犹大也用亲嘴作记号出卖了主耶稣(太二六48);口蜜腹剑之事自古常见,故不可轻信甜言蜜语和亲密的表示。

②.以撒先前被手的触觉欺骗了(创二七22),如今又凭嗅觉自以为这是长子衣服的香气(创二七15);当人一心想要满足自己肉体的欲望时,很可能整个人就会被肉体欲望的感觉所支配。

 

【创二七28~29】愿神赐你天上的甘露,地上的肥土,并丰盈的五谷和新酒。愿多民服事你,多国跪拜你。愿你作你弟兄的主,你母亲的儿子向你跪拜。凡咒诅你的,愿他受咒诅;为你祝福的,愿他蒙福。

字义批注:

“天上的甘”,预表圣灵的浇灌;“地上的肥土”,指迦南美地,预表基督;“丰盈的五谷和新酒”,预表生命的供应。“天上的甘露”和“地上的肥土”是生产丰富“五谷新酒”的先决条件。

“愿多民服事你,多国跪拜你”,这是承接亚伯拉罕作多民和多国之父的祝福(创十七4~6)。

“愿你作你弟兄的主...”,这是涉及到长子名分的祝福;“凡咒诅你的,...为你祝福的...”,这是承接亚伯拉罕在神面前地位的祝福(创十二3)。

以撒明明知道神所定“将来大的要服事小的”(参创二五23),却仍想设立以扫作他弟兄的主,不料所设立的竟是雅各。以上所有的祝福,表面上是赐给雅各,实际上是赐给以色列人。以撒给雅各所祝的福,后来都一一应验,表明神所尊重的不是以撒这个人在神面前的光景,而是以撒这个人在神心意中的地位──以撒是站在“子”的地位上──亦即以撒预表子神耶稣基督。

话中之光:

①.在基督里,神赐给我们天上各样属灵的福气(弗一3)。

②.世上没有一个人是配把神的祝福流出去给人的;不是人配,乃是神乐意将一个配的资格赐给一个不配的人。

③.按人的情形来看,恐怕雅各不见得比以扫好,但是神的祝福却临到他身上,可见神的拣选不在乎人的好坏,而在乎神主权的恩惠。

 

【创二七33~34】以撒就大大地战兢,说,那么是谁得了野味拿来给我呢?你未来之前我已经都吃了,也给他祝福了;他将来也必蒙福。以扫听了他父亲的话,就放声苦求,说,我父阿,求你也给我祝福!

字义批注:

“他将来也必蒙福”,这不仅表明以撒相信一经祝福,便不能改变,而且显示他知道他斗不过神,而承认他那与神的旨意抗争的企图已经失败了。

“放声苦求”,以扫两次放声痛哭(另见创二七38),新约对此解释说:“后来他也想要承受祝福,竟被拒绝;虽然带着泪苦求,还是没有反悔的余地,这是你们知道的”(来十二17)。以扫的放声而哭,表示他在精神上遇到了极大的挫折,但他这挫折,并不是因他受到不公平的待遇,而是出于他自己的行为。

话中之光:

①.神掌管万有,虽然以撒反对神的旨意,定意要给以扫祝福,但最后仍旧成全了神的旨意;人的作为不能拦阻神旨意的成就。

②.谋事在人,成事在天;神会利用人所谋的事,变成祂施恩的管道。

 

【创二七35~36】以撒说,你弟弟已经来用诡计将你的福分夺去了。以扫说,他名雅各,岂不是正对么?因为他两次抓夺了我:他从前夺了我长子的名分,你看,他现在又夺了我的福分。以扫又说,你没有为我留下可祝的福么?

字义批注:

“你弟弟已经来用诡计将你的福分夺去”,以撒既知道是雅各用诡计夺去以扫的福分,他并没有取消自己的祝福,也没有咒诅雅各的行为,说出他此时已经醒悟,这事是出于神主宰的手,因此只能承认所祝的福了。

“他从前夺了我长子的名分”,其实是以扫甘愿起誓出卖长子的名分,并非被雅各强夺(参创二五33)。当以扫提到“他从前夺了我长子的名分”时,以撒并没有追问其故,这表示他早已知道此事。而这里也说出以扫轻看“长子的名分”,他所求的只是“福分”,表明他不要天上属灵的福分,他只要属地、世俗、物质的福分。

话中之光:

①.以扫自己甘愿出卖长子的名分,如今却说成是别人把它夺了去;世人总是自己作错事,却归咎给别人。

②.以扫卖掉了“长子的名分”,也就连带地失去了“福分”;我们真正的福分,乃是得着儿子的名分,得以作神的后嗣(加四5~7)。

③.凡不看重属灵上好的福分的,连属世的福分也常会落空。但许多信徒只是一味地求属世福分,却从来不顾不理那属天的上好福分。

 

【创二七37~38】以撒回答以扫说,我已立他为你的主,使他的弟兄都给他作仆人,并赐他五谷新酒可以养生。我儿,现在我还能为你作什么?以扫对他父亲说,父阿,你只有一样可祝的福么?父阿,求你也为我祝福。以扫就放声而哭。

字义批注:

“我已立他为你的主,使他的弟兄都给他作仆人”,这个祝福成了预言,后来在大卫时代得着应验:那时大卫在以东全地设立防营,以东人就都归服大卫(撒下八14)。以扫的后代是以东人,雅各的后代是以色列人。

“现在我还能为你作什么”,以撒虽曾不顾神的旨意,定意要为以扫祝福,但如今既已错将祝福给了雅各,便无力挽回局面了。

话中之光:

①.人不能自作主张,用自己的办法来更改神的计划。

②.今天有些信徒轻看长子名分,又因自己的行为得不着神的祝福,那日必要像以扫一样放声而哭,但也无济于事了。

 

【创二七39~41】他父亲以撒回答说,看哪,地上的肥土必为你所住;天上的甘露必为你所得。然而你必倚靠刀剑度日,又必服事你的弟弟;到你不受驾驭的时候,必从你颈项上挣开他的轭。以扫因他父亲给雅各祝的福,就怨恨雅各,心里说,为我父亲居丧的日子近了,到那时候,我要杀我的弟弟雅各。

字义批注:

“必为你所住...必为你所得”,或译,“必不为…必不为”。有的译本这里翻译为“远离”之意,如“你的住所必远离地上的肥土,也远离天上的甘露”。因为此处的介系词“必为”,可能是“离开”的意思,也因为肥土与甘露的福气都被雅各取走了(创二七28),所以这里更有“可能”的意味,或“必不为”。通常认为,这一般性的祝福,以扫的后裔要靠刀剑取得。

“不受驾驭的时候”,或译,“到处飘荡”;原文意不详。但和合本这里译为“到你强盛的时候”,意指在犹大王约兰年间,以东人背叛犹大,自己立王(王下八20、22)。

话中之光:

①.贪恋世俗的人,虽能自由放任,但不蒙祝福(创二七39),也不受管束(创二七40);信徒若要脱开肉体和罪恶的辖制与捆绑,便须灵里刚强;灵里何时强盛,我们何时就得以自由。

②.为儿女祝福原是一件好事,不经意竟促成了家庭的分裂;父母对儿女的偏爱,常常是造成儿女之间不和睦的主要因素。

③.凡靠人的手段来骗取祝福的,必先自己尝到仇恨的苦果。人的肉体有两个特点:一是怨恨别人,二是杀人;人虽少有杀人的行为,却怀有杀人的念头,只是不敢付诸实行而已。

 

【创二七42~46】有人把利百加大儿子以扫的话告诉利百加,她就打发人去,叫了她小儿子雅各来,对他说,你哥哥以扫想要杀你,消他的恨。现在,我儿,你要听从我的话;起来,逃往哈兰我哥哥拉班那里去,同他住些日子,直等你哥哥的忿怒转消了。等你哥哥向你消了怒气,忘了你向他所作的事,我便打发人去把你从那里带回来。我为什么要一日丧你们二人呢?利百加对以撒说,我因这些赫人的女子,厌烦到不想活了;倘若雅各也从这地的女子中,娶像这些赫人的女子为妻,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?

字义批注:

“你哥哥以扫想要杀你”,可见以扫要杀害雅各的事,不再只是在心里(参创二七41)计划而已,且跟别人提及了。

“哈兰”,又名“巴旦亚兰”(创二八2),是在米所波大米(创二四10)。

“我哥哥拉班”,利百加是拉班的妹子(创二四29,二六20)。

“同他住些日子”,利百加误以为以扫的愤恨和忿怒,不稍数日就可以平息,谁知竟成为漫长的二十年(创三一38、41),她很可能没有机会再见到雅各(圣经没有记载利百加何时去世,也没有记载雅各后来曾与她相逢)。

“为什么要一日丧你们二人呢”,利百加深知,一旦雅各为以扫所杀,以扫也必被治死(撒下十四7),所以她深怕一日之间,两个儿子都要完了。利百加后来很可能没再见到雅各,又因偏袒雅各而遭以扫怨恨,因此事实是“一日丧掉二人”。

“赫人的女子”,即指迦南人的女子。以扫娶两个赫人女子为妻,她们常使以撒和利百加心里愁烦(创二六34~35)。利百加说这些话,真正的目的是要以撒主动送雅各回巴旦亚兰娶妻(参创二八1~2)。夫妻之间说话拐弯抹角,表示他们已失去同心与了解。

话中之光:

①.人许多的痛苦都是自己找来的;如果人能完全信靠神,放下自己的手段,而等候神作工,就能省去许多的痛苦。

②.当人自以为聪明,不仰赖神,而凭借自己行事,结果就全然落在错误中。但人虽铸成大错,神却仍然在掌权,祂能使用人的错误,使它转变来为祂的计划效力。

「凡署名原创文章,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」

锡安文学创作工作室